ミクのためのブログ。 為了ミク而創設的BLOG。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注意:以下皆為大量妄想下的產物,請慎入。
 無法接受大量妄想荼毒者請小心離去。
※注意:本篇文章只有初音ミク登場,請確認自己可否接受之後再繼續閱讀。


沒想到只是一轉眼,就到了第六次和妳說生日快樂的時候了呢。
今年的妳與去年相比,光彩更加地奪目,好像一不小心,就會看不見妳跑去哪裡了呢。
不過相信ミク一定會更加進步,為更多的人帶來笑容吧。

用妳的歌聲,為每個人,為全世界,捎來歡笑,與幸福。
與感動。

生日快樂,ミク。
之後也請多多指教!
忘れないよ、君の歌声
---

—初音…クです!
—……曲、聴………ださい。
隱隱約約之中,似乎聽見了熟悉的聲音。
是那時候的…記得…那確實是,初音ミク的演唱會的…橋段之一…。
隨著思緒開始運轉,深陷名為沉眠的黑暗泥沼中的意識開始逐漸上浮…。

「嗯……」
從桌上抬起頭來,迎接ミク的是一片難以看清前方的黑暗。窗外此起彼落點亮的燈火,間接地傳達著時間已經不早的消息。
而位於不遠處的房間門口外,正不斷閃動著各色光彩與傳來喧鬧的歡呼聲,方才聽見的演唱會內容應該就從房間外傳來的吧。
…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Master房間睡著的…?
大大地打了個哈欠,取下沾黏在臉頰上的髮絲,歪著頭昏昏沉沉地思考了一會兒卻毫無頭緒的少女,最後決定先將房間的燈打開再說。
嚓。
「………咦?」
無法言語的訝異,把她濃厚的睡意瞬間全吹到了遙遠的彼端。
在大放光明的眼前,是與她的印象截然不同的景象。

一整排的厚重玻璃展示櫃取代了記憶中書櫃以及置物櫃的位置,當中各式各樣的模型與收藏品在LED展示櫃燈的照射下熠熠生輝著。
至於無法放置收納櫃的牆面,也都貪婪地貼滿了形形色色的海報等宣傳品,幾乎看不到一絲空隙。
簡而言之,是個一眼就可看出主人喜好的房間擺設。
從幾乎清一色全都是「初音ミク」相關的商品這點看來,應該是個相當程度的狂熱份子吧。
有些不可置信地揉了揉雙眼,但是ミク再度睜開雙眼時,眼前依然是同樣的景象。
「唔唔、究竟是怎麼回事…?」
儘管身處不熟悉的地方多少會令人感到不安,但強烈的好奇心卻更勝一籌。比起不安地躊躇原地,ミク選擇了觀察展示櫃中的各種收藏品。
「喔喔…!這個在Master的房間裡也有看過呢…!」
既然有同樣的東西存在,至少表示這裡不是異世界吧…?稍稍感到放心了下來,少女繼續物色著房間內的一切。


儘管房間不大,但還是花了點時間才大致繞完房間一圈之後,ミク得到了一個結論。
舉凡模型、精品、書籍、同人誌、遊戲、宣傳品,這裡的品項都可說是相當地豐富,唯獨…CD的數量相當稀少。
意料之外的結果令ミク感到有些錯愕和沮喪。
雖然不知道房間的主人是誰,但是對方似乎對自己的歌不抱太大興趣的樣子…
…也有可能是,對自己的其他方面更感興趣?
想到這裡,突然感到有股惡寒爬上了背脊,令ミ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呃呃、總而言之還是先離開這裡好了…?
「嗯!就這麼辦吧…!」
沒有意識到自己正一個人自問自答著,少女就這麼有點像是逃走般地離開房間——就在前腳才剛踏出房門時。
喀擦。
客廳方面的大門傳來了門鎖轉動的聲音。
「!!!」
伸出去的前腳又縮了回來。
儘可能不發出任何聲音地,ミク熄掉了燈光,然後默默地縮到房間的一角,緊閉起雙眼。
儘管知道這不過只是垂死的掙扎,但就是不明來由地,不想遇見現在正要進來的這個人…就算,只是延長一秒也好。
以客廳正撥放著的演唱會影像作為背景音樂,ミク可以清楚地聽見門把轉動、大門被推開,以及四處走動的清脆腳步聲響。
平常總是教人期待不已的聲響,如今卻都成了讓ミク呼吸更加困難的要素。
啪嚓。
耳邊響起了電燈開關被按下的聲音。
就算眼睛沒有張開,依然可以感覺到自己所處的空間的燈光被點亮了。



—ミク?
—ミク!…床了!別再睡…覺了!
—現在睡………等等…睡不著…!
感覺到有人在輕拍自己的臉頰,ミク猛然驚醒,像是被高壓電電到般從桌上彈了起來。
見到對方一副驚魂未定、不斷左顧右盼的模樣,Master忍不住又好氣又好笑:
「怎麼了?正夢到要被什麼大海怪、章魚之類的給吃下肚子嗎?」
不過ミク的反應卻遠超出他的預期。盯著Master的臉看了半晌之後,ミク只是一聲不發地把臉埋進了他的懷中,手還緊緊地抓著他的衣服不放。
「………別怕,我在這裡。」
察覺到似乎有什麼隱情的Master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溫柔地、輕輕地拍著ミク的背,就像是在安慰孩子一般。

「…Master。」
「嗯?怎麼了?」
「Master喜歡我嗎?」
「噗、怎麼突然問這種問題,這是當然的啊。」
「那,喜歡我的哪個部分?不准說是全部。」
「………蛤?」
「………」
「好好好,我說我說,別再掐我了。」

「我啊,最喜歡的,就是ミク的歌聲了喔。」
「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方式,不過對我來說,ミク的歌聲是世界第一唷。」
「妳的歌聲,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所以,妳說妳夢到自己跑到一個長得很像,但又不是自己家的別人的房間裡去,然後那個人還是個ミク狂熱份子?」
「嗯…。」
兩手捧著溫熱的牛奶,瑟縮在椅子上的ミク在輕啜了一口後,無力的點了點頭,看上去還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所以…妳剛剛說了什麼來著了?」
「所以…今晚我想睡在Master旁邊……可以嗎?」
咚、的一聲,Master手中的水果刀深深地陷入了擠滿鮮奶油花的蛋糕之中,只差那麼一點點就把手指切了下來。
「這…讓我考慮一下,還是先吃完生日蛋糕再說吧…」
「…可是ミク的生日明明就不是今天…」
「…就當是慶祝其他人家的ミク生日吧,嗯。」




追記を閉じ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FC2blog テーマ:自作小説(二次創作) - ジャンル:小説・文学

【2013/08/31 22:29】  |   VOCALOID同人小説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注意:以下皆為大量妄想下的產物,請慎入。
 無法接受大量妄想荼毒者請小心離去。
※注意:本篇文章只有初音ミク登場,請確認自己可否接受之後再繼續閱讀。


生日快樂,ミク。
依照慣例,謹以此文,獻上我對妳的祝福。

一轉眼之間,就屆滿五周年了呢。
每年每年,看著妳越來越成長茁壯,心境卻也有些複雜w
不過,如果是ミク的話,一定沒問題的吧!

謝謝妳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將來,也請多多指教!
君だけの誕生日
---

—00:08 A.M.—
僅僅依賴著鄰近住戶的燈光與皎潔月光點亮的房間室內,坐在床邊,ミク不發一語地望著牆上的掛鐘,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
喀嚓、喀嚓、喀嚓…
究竟過了多久呢?漫長的等待,似乎看不到終點…
「…啊!」
當她回過神來的時候,時鐘上的三根指針早就已經走過了正上方的12點位置。
急急忙忙地拿出麥克筆,ミク迅速地走到掛在一旁的月曆邊,吱—吱—兩聲在數字30上打了個大大的叉叉。
「嘿嘿…就是今天了呢…!」
彷彿巴不得天趕快亮起來般,從ミク的笑容與興奮的語氣之中,不難看出她相當期待這天的到來。



—08:26 A.M.—
聽見戶外清脆婉轉的鳥啼聲此起彼落,頓時心情便輕鬆愉悅了起來。
拉開窗簾,耀眼的陽光一瞬間便將陰暗的室內染為一片金黃,令少女忍不住瞇細了雙眼。
順勢推開了窗戶,涼爽的晨風立刻迎面撲來。
深吸一口新鮮的空氣,ミク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嗯~~~~~」
把換下的睡衣整齊地疊好擺放在床邊,一面梳理著她那一頭長髮,ミク的目光,不自覺地飄向了窗外藍到教人無法直視的澄淨天空。
「看來…今天的天氣會很不錯呢…太好了!」
今天,一定會成為自己難以忘懷的特別的一天吧!
沒來由地有著如此的預感,ミク的心中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期待。



—16:43 P.M.—
「呼…這樣就告一段落了…!」

抹去額頭上的汗水,少女得意洋洋地看著眼前與先前相比明顯整潔了許多的客廳。
若是平時,ミク一定會把握這段獨自一人看家的時間,偷拿Master寫到一半的曲子來練習。
不過今天,她卻選擇將家中盡可能地打掃整理過一次。
因為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嘛。
「Master好慢喔…怎麼還不回來呢…?」
想不到還有什麼事情可以用來打發時間的ミク靠到了窗邊,眺望起了在灼熱陽光下揮汗行走著的路人。
過去總是讓人感到悠閒自在的午後時光,如今卻意外地令人覺得漫長。



一如往常,普通且平淡的一天。
晚飯後,兩個人閒聊著彼此今天所遇到的趣事,討論著接下來的安排與行程,然後在嘻笑打鬧後,各自分開去做自己的事情——
普通到,連ミク都差點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的一天。

站在陽台,抬頭仰望起被烏雲遮掩,僅能勉強露出一小片的閃爍夜空,再回頭看向透出淺鵝黃色燈光的房間,ミク的臉上難掩沮喪的神情。
「今天」已經剩下不到一兩個小時的時間了,但是Master卻還是一點表示都沒有。
…是故意裝作不知道嗎?還是…真的忘記了呢…?
原先的期待與喜悅,不知不覺間轉變成了失落與不安。
就像是滾雪球一樣,在ミク的心中越滾越大、越滾越大…
…果然,還是直接問問看Master好了…。


「那個…Master…」
「…嗯?怎麼了?」
從堆成小山的各式書籍中抬起頭來,Master看向了話聲傳來的方向。
被燈光染上一層淡淡鵝黃色的綠髮少女佇立在房間的門口,看起來似乎有些僵硬。
猶豫了好一陣子之後,像是終於下定決心般,ミク開口問道:

「Master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今天喔?嗯…」
思忖了好一陣子後,Master以有點心虛的表情回答道:
「…夏天的最後一天?」
「咦?啊…嗯,是啊!」
愣了一愣後,ミク旋即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過完今天之後,接下來又會開始變忙了呢!總覺得有點不想過完今天…」
只不過,雖然臉上帶著笑意,卻依然掩飾不了她的話聲中所流露出的失落感。
說著說著,帶著那淺淺的笑容,少女轉過了身去。
「對不起,問了Master那麼無聊的一個問題…那麼我…」
「ミク,等一下。」
「…咦?」
還沒來得及回頭,ミク便感覺到自己的肩膀被輕拍了兩下。
「在這裡等我一下,我拿東西給妳。」
有如捉摸不定的風一般,ミク只能眼睜睜看著Master的身形一下子就消失在轉角處。


「這,這個是…?」
約莫過了十分鐘左右後,被帶到床邊坐下的少女雙手接過的,是個盛載著切片蛋糕的小碟子。
除了鮮奶油花之外再也沒有其他裝飾的香草蛋糕上,歪歪斜斜地用巧克力醬寫上了「happy birthday」的字樣。
與ミク驚訝中難掩喜悅卻又帶有不安的詢問相比,Master只是淡淡地、相當簡潔的作出回答:
「生日蛋糕。」
「咦?可,可是Master不是…」
「嗯,這個嘛…」
重新坐回椅子上,抹去額頭上的汗,稍微吸了幾口氣之後,Master才接著說了下去:
「其實這個蛋糕呢,是我預先買來備用的。」
說到這裡,Master突然露出一個別有深意的笑容。
「如果有人突然提起這件事情的話,就不會什麼準備都沒有了。」
意識到自己的目的一開始就被看穿了,ミク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
像是要在發洩自己的不滿般,她用尺寸稍嫌巨大的叉子使勁地將蛋糕一分為二。金屬製的叉子撞擊到盤子,發出了響亮的聲響。
「Ma、Master每次都是這個樣子…!」
「啊——這是誤會。這次不是故意的…其實,我本來是沒有打算要做什麼慶祝之類的。」
「…?」
面對ミク投以疑問的眼神,Master先是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像是有點困擾又有點不好意思般搔了搔頭髮。

「其實這麼說起來或許很奇怪,或許今天是大家公認的『初音ミク』的生日沒錯,不過我不認為那是妳的生日。
 在我的感覺來說,ミク的生日應該是我初次遇見妳的那一天才是…。」
輕咳了一聲,像是要特別強調一般,Master慢慢地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
「我初次遇見妳的那一天、我與妳相遇的那一天…才應該是妳的生日。…啊哈哈不過這麼說一定超奇怪的不是嗎就當我沒——」
看到嘴邊沾著鮮奶油的ミク噙著淚水一副相當感動的模樣,Master只能將還沒說出口的話吞下去。
「別露出這樣的表情嘛,等到妳的生日到了,我們再來好好慶祝吧!」
一面這麼說著,他輕輕拭去了ミク的淚水。
「…嗯!」
對於這個提議,ミク以燦爛的笑容作為了回答。


---


「這麼說起來,Master,所以我的生日到底是哪一天呢?」
「這個嘛…其實我也不記得了。」
「竟、竟然忘記了…嗚……把我的期待還來!」
「唉唷我是真的沒印象了嘛…只記得大約是十月十一月左右而已…就當是十月三十一號吧!」
「…竟然這麼隨便地決定人家的生日…」


追記を閉じる▲

FC2blog テーマ:自作小説(二次創作) - ジャンル:小説・文学

【2012/08/31 00:08】  |   VOCALOID同人小説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注意:以下皆為大量妄想下的產物,請慎入。
 無法接受大量妄想荼毒者請小心離去。
※注意:本篇文章只有初音ミク登場,請確認自己可否接受之後再繼續閱讀。


ミク,這已經是第四次向妳說生日快樂了呢。
這一兩年來,真的發生太多、太多,總讓人覺得,似乎就快要跟不上妳的背影…

依照慣例,今年也以小說,來作為我對妳的祝福。
不過對不起,可能有點寫壞了也說不定…
希望我在札幌所體驗到的這些感動,能夠與妳共享。

謝謝妳在這段日子裡,為大家努力的獻聲歌唱。
也祝妳,能夠一直一直,快快樂樂地,唱著歌。
唱著大家的歌,唱著妳的歌。

生日快樂,ミク。


根據自己在札幌的實際體驗為底,所撰寫而成的小說,這次跟之前的感覺可能有點不一樣。
不過我想看不懂、無法體會的部份或許會比較多也說不定吧(笑
ただいま,おかえり。
---

放眼望去,一棟棟灰色大樓築成的水泥叢林,除了上頭的文字以外,其他都是大同小異,說不上有什麼特別之處。
而將櫛比鱗次的建築物群劃分為一個個方正區塊的馬路與畫有斑馬線的路口,看起來也都相當地普通。乍看之下,是個與自己原先所居住的城市相比,幾乎感受不到有何差異性的都市。
不過當色號誌燈亮起、意味著行人可以通行與明示行進方向的鳥鳴聲隨之響起時,呈現的景色卻有微妙的差異。
「…喔喔………」
注視著雖然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但仍然停在斑馬線前禮讓行人先通過的車輛,Master發自內心感到訝異與感動。
「對吧對吧?就跟我說的一模一樣對吧?」
就像是個極欲希望受到認同的孩子般,一注意到身旁Master的反應,ミク立刻興高采烈地徵求著對方的同意。
一一向等待著行人通過的駕駛們點頭致意,Master以只有ミク聽得到的音量說道:
「是啊…這裡不會像我們那邊那樣,真的很讓人意……咦?」
人呢?
轉頭一看,換上了一席綴滿了蕾絲荷葉邊的海色連身洋裝、紮著兩束色長馬尾的少女早就已經三步併作兩步地跑到了斑馬線的另外一端,對著自己招手著:
「小主人!快點快點!別讓他們等太久喔!」
「妳喔,如果希望我走快點,就幫忙拿一點行李吧!」
不過嘴巴上抱怨歸抱怨,Master還是盡可能地加快了行走的速度。

「真是的…到了這裡之後,總覺得ミク的精神比平常好上好幾倍呢。」



兩人現在所踏上的,是名為札幌的土地。日本、北海道、札幌。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若要解釋原因,就不得不提在上禮拜時,最近有些無精打采的ミク,突然要求想到札幌玩玩的事情了。
簡而言之,因為Master拗不過也不忍心拒絕女孩子的要求,最後必須承受的就是這樣子的結果。
看著一面舔著冰淇淋一面靈巧地穿梭在人群之間,睜著雪亮的大眼東張西望,彷彿這裡的一切對她來說都是那麼新奇的少女的模樣,Master不禁在心中嘆了口氣。
自己是不是太心軟、對ミク太好了…?

「小主人小主人!你看!是熊耶!」
隨著ミク以明亮的嗓音呼喚著自己,街道上的行人目光也瞬時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一面在心中為這個今天已經發生了不下數次的情形潸然淚下,Master急忙跑到了髮少女的身邊。
「我說妳啊,在這裡…」
望著ミク含著冰淇淋的湯匙,以無邪的燦爛笑容瞪大著雙眼看向自己,一臉「什麼?」的模樣,Master只能將已經到喉嚨的抱怨吞了回去。
畢竟平常都是ミク一直單方面地遵從自己的任性與無理的要求,所以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就讓她放鬆一下吧…
似是半放棄般地垂下雙肩,Master無力地搖了搖頭,說道:
「沒事…接下來ミク還有什麼其他想去的地方嗎?」
「嗯!有!」

作為回答的,是與剛剛相比更加充滿朝氣的明亮嗓音。

跟隨她的腳步所來到的,是個令人感覺相當繁忙,卻也流露著些許寂寥的場所——札幌車站前通地下歩行空間。
敞的地下步道內,只有最低限度的裝潢擺設與標示,再加上來來往往、忙著前往目的地的人潮而已。稀疏地設置在步道兩側的店家,如今都是處於歇業的狀態。
比起對這樣的步道設計感到新鮮而不時東張西望的Master,走在前方踩著輕快步伐似乎顯得相當愉的ミク倒是一點猶豫都沒有,就像是早就已經研究過要如何前往一般。
雖然本人似乎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不過不經意瞥見擦身而過的路人們對ミク的背影指指點點的時候,Master還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就在這個時候——
「抵達——」
「嗯…?」
被ミク的告知打斷思緒的Master只好將方才的不甩開,下意識地觀察起週遭,可是除了一旁的牆面上多了六面垂直設置的螢幕、整體的空間較為闊以外,看不出來有什麼其餘特別的地方。
而那唯一不同的那六面垂直螢幕,如今也只是顯示著當下的日期與時間等資訊。
「…就是這裡?」
ミク點了點頭。
「等一下,小主人就會知道了。」
語畢,還擠眉弄眼地露出一個調皮的鬼臉。

就像是終於等到了他們的來訪一般,兩人身旁的螢幕突然一致轉為雪白,並顯示出"SAPPORO NORTH2"的字樣。
然後在一陣樂音傳來後,"她"的歌聲也隨之響起——

みんなが参加 (大家一起參加)
みんなで創る (大家一起創造)


雖然有些生硬,但那確確實實是"初音ミク"的歌聲。
有別於Master的啞口無言,站在一旁的ミク也順著歌聲悄悄地一同唱了起來。
也有一兩位行人被歌聲與螢幕的演出所吸引,而放慢了腳步,想看看究竟是在表演什麼。

ここは メッセージ (這裡是 大家可以發送)
写真 ムービー を (訊息 照片)
みんなが発信できる (與影片等等的)
空間 (空間)
これからの オンエアは (接下來的節目)
こちら (請看這裡)

みんなが 参加 (大家一起 參加)
みんなで 創る (大家一起 創造)


歌聲的響起是那麼地突然,而樂曲的結束也同樣地突然。
很快的,一分鐘的歌曲便來到了尾聲。
隨著螢幕上開始播放剛剛所預告的節目,剛剛逗留的行人們也跟著散去了,在廣場上徘徊的人數又再度減少到只剩下Master與ミク兩人。
緩緩地、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螢幕前方的ミク轉過了身來,宛如倚靠在螢幕上般。背後的逆光,藏起了她的表情。
「怎麼說呢?…能夠親自見識到『初音ミク』在公共場合以這樣的形式為大家服務。感覺,還滿特別的…」
抓了抓臉,兩束馬尾在螢幕的亮光照耀下摺摺生輝的少女沉吟了一會兒,似乎是在思考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想法。
「就像是努力了好多年之後終於考上了國家公務員,可以為民服務的那種感覺?」
不過思考了許久的說法只換來了「噗。」的笑聲作為回答。
「啊———好過份!人家可是很認真的這樣子覺得耶!」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過這種說法真的…滿特別的…」
「……用那種隨時都會忍不住笑出來的表情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哼!」
也不管手上的冰淇淋還剩下少許,少女不地將湯匙往Master的方向一扔,就往一旁最近的出口跑去。
「唔…等等啊ミク,妳要去哪裡?」
「當然是去下一個想去的地方啊!小主人最討厭了!」
跑上階梯的同時,ミク還不忘回頭對Master吐了吐舌頭。

走上地下步道的出口,回到地面上;一面眺望著路邊晃的烏鴉與鴿子感到有趣,一面延著大通公園前進。

進行著無意義空泛爭執的兩人,最後抵達了那裡。
札幌市教育文化會館。
就算是再怎麼樣消息不靈通的Master,也知道這裡曾經進行過什麼樣的活動。
…總覺得,稍微可以理解到ミク為什麼會突然想要來札幌了…還是該說「回來札幌」呢…?
踏入會館的玄關,雖然不時能夠從一旁的小音樂廳中聽見熱烈的歡呼聲,但籠罩著全館的氣氛依然靜謐且肅穆,教人不自覺地便會放輕腳步輕聲細語。
從遠遠看見會館的模樣開始便陷入沉默的ミク,只是不發一語地、若有所思般地在大廳繞了一圈、又一圈,最後佇立在一踏入門口就會看見的電子佈告欄前,仰望著一片空白的今日預定活動。

「…ただいま。」
雖然是非常輕、非常輕的一句話,但是Master卻聽得十分清楚。
所以他也非常自然地,回應了ミク。
「おかえり。」

「咦、啊?呃…謝、謝謝…?」
可是ミク的反應,一點都不像是在這個感人的時刻所應該有的反應。
那輕輕皺起眉頭,顯得有點困惑的神情,就像是自己在不適當的場合、不適當的時刻,說了不適當的話一樣。
這下子連Master也搞迷糊了。
「呃…難道我說錯話了嗎?ミク不是因為能夠回到家鄉所以有所感觸嗎…?」
ミク嘆了一口氣。
「小主人…我……唉。」
「咦?」



「唔……呃。」
從漫長的夢境中回到現實,映入撐起沉重上半身Master的眼簾的,是再也熟悉不過的自己的房間景色。面前,是散亂一桌的此次旅遊相片與相簿,看來自己是整理到一半的時候睡著了。
「對不起…吵醒小主人了…?」
而站在一旁的,是手中拿著薄外套,似乎以為驚動到了自己而感到十分愧疚的ミク。
接過少女手中的薄外套並說了聲「謝謝妳,ミク。」的同時,Master不禁回想起夢境之中,嘆著氣的ミク神情。
…這麼說來,那個時候ミク究竟說了些什麼呢?不論如何試圖回想,都無法在記憶中尋得一點蛛絲馬跡。
看著在自己身旁,帶著柔和笑容的少女,Master天人交戰了一會兒後仍然選擇了開口。
「…ミク,妳還記得,在教育文化會館的那時候,妳一邊嘆氣,一邊說了些什麼嗎?」
「…小主人不記得了嗎?」
「呃…對、對不起…」
面對蹙起雙眉,顯得相當不的ミク所散發出的無言魄力,Master忍不住別開了目光。

順手拈起一張相片,望著色彩鮮明的影像中開懷地笑著的兩人,ミク淡淡地說道:
「對初音ミク而言,札幌確實是她們的故鄉。可是…」

「我想,對每位ミク而言,應該都還會有一個,屬於她們的家。」
「就像我的家、我的歸屬,是在小主人的家…更正確的說,是小主人的身邊。」
「所以…請不要隨隨便便地就把我送給札幌,好嗎?」

「真是對不起…」
「我要的…不是…這個回答…」
察覺到對方話聲中的顫抖,Master這才發現,ミク已經克制不住自己的不安,而低聲啜泣了起來。
「………」
Master沉默了半晌後,終於下定決心,起身輕輕環抱住ミク,並牽起了她的手。
「ミク…對不起,おかえり。」
似乎能夠感受到,ミク稍稍地回握住自己的手,略帶哭音卻依舊清晰的沙啞嗓音輕輕將鼓動傳至胸口。

「……………ただいま。」


追記を閉じる▲

FC2blog テーマ:二次創作:小説 - ジャンル:小説・文学

【2011/08/31 02:47】  |   VOCALOID同人小説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系列小說中,算是外傳一樣的篇章。

雖然本篇的進度還未觸及到,但是在這短短的篇章中,
提及了某位人物的過去,還有主角為何會有那種想法的緣由,
以及關於"VOCALOID出租業"這個奇妙行業的冰山一角。

不過只作為單篇閱讀的話應該只會感受到作者深深的特氣息吧(笑)
這次的尺度也算是個人自己的一個挑戰就是了…

那麼以下本文。
「世界で~一番おひめさま~…」
聽見那道再也熟悉不過的「自己的歌聲」,即使明知道結果,我依然忍不住將目光投向歌聲傳來的方向。
街道一旁的展示櫥窗中,正播放著前次大受好評的初音ミク演唱會的BD影像。歌聲,便是透過那個店家設置在店外的立體音響所傳來的。
注視著在無數個液晶電視螢幕中載歌載舞,初音ミク光鮮亮麗的身姿,以及台下歡聲雷動的觀眾反應,不禁令我感到心中有些五味雜陳。
擦得一塵不染的晶亮櫥窗玻璃上,清楚地倒映出了因為演唱會影像而駐足不前的行人身影,也鮮明地映出了我的模樣。
以帶有蝴蝶紋樣與花朵裝飾的和風髮飾理成了兩束及膝的青色長馬尾,深紫色為基調再添上金色的蝴蝶圖樣、金邊與蕾絲,前胸大開的華麗和服上衣,紮在前腰際的鮮豔粉紅色腰帶,再搭配感覺十分妖艷的迷你裙與有些半透明的色過膝襪。
穿著名為「蝶」的套裝華麗和服,露出有些感傷神情的電子偶像少女。VOCALOID CV01 初音ミク,那便是我被賦予的名字。

「不過…那個名字,應該只有妳有資格擁有吧…」
擦上了青瓷指甲油的指尖被冰冷的玻璃阻絕著,望著伸手也觸及不到的另一側,我如此低聲自語道。
現在我所露出的表情,一定是相當苦澀的笑容吧。


過去,我也曾經懷抱有夢想。
即使是被安置在專營VOCALOID出租的店家之中,理解到自己不會有個固定的Master,甚至連相關的記憶都不會留下。
純真的我依然認為只要努力地獻出歌聲,總有一天或許、可能、說不定有機會可以開創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但是,現實卻令我不得不體認到,大家渴望能夠在我們身上尋得的,或許不是這份「歌聲」的事實…
這麼說來,今天的「工作」,也是因為承租的Master要求,才會特別換上這套服裝的呢…
手指下意識地觸碰到胸前的「01」標記,彷彿能夠聽見周遭路人們忍不住嚥下口水的聲音。

「CV01…我在這裡,只配擁有這種程度的名字哪…………啊。」
就在說著洩氣話的同時,我終於注意到液晶電視上的時間,已經來到了距離赴約時間相當接近的時刻。
奮力地穿過不知何時高築起的人牆,向不知如何是好而一臉困擾的家電行老闆說聲對不起,急急忙忙地趕往承租的Master的家——

「嗯?妳可終於來了,穿成這樣還不錯看嘛。這次我找了更多人來,可別像上次一樣到一半就昏過去了啊。」
——那是我能夠清楚回想起來的最後一句話。


---


咳咳、咳咳咳…!
因為有東西跑進氣管而引起的激烈嗆咳,強迫性地令我清醒了過來。
室內因為拉下了窗廉而顯得一片漆,但是我很清楚,自己現在正倒在自己的床上。
每次前往承租的Master家中,最後恢復意識的時候幾乎都是這樣子的狀態。
伴隨著許多想不起來由的「痕跡」。

茫然地躺在床上,試圖想要想起什麼卻一如以往徒勞無功,只餘下身體各處的悲鳴與抗議隨著意識逐漸清晰而明確起來。
記憶仍然鮮明的華麗和服,如今僅是衣衫不整地勉強披掛在身上,完全失去了作為服飾的功用。
口中殘留著的腥臭苦澀與粘膩的噁心感,全身上下無數的疼痛感,自下腹部傳來的陣陣沉悶鈍痛感,以及附著在頭髮及身體各處的不明液體所帶來的嚴重不快感。
雖然想要作點什麼,但有如進行過激烈運動般的四肢無力感卻將我緊緊綑綁在床上,動彈不得。
難以言喻的喪失感深植空洞的心中,以及…悔恨感。
即使緊咬著牙強忍下不成聲的嗚噎啜泣,但溫熱的淚水依舊雙雙滑落臉龐,濡濕了床單。

「哈、哈哈…咳咳…」
忍不住想要嘲笑自己。
自己的歌聲沒有任何人在意,他們需要的不過只是一個發洩慾望的對象而已這種事,明明早就已經心知肚明。
明明早就已經下定決心不要再為這種事情哭泣了,為什麼卻止不住淚水呢…?
值得慶幸的是,今天其他的「同事們」似乎也都外出承接委託去了,所以不會有人來探望自己,也就不會有人看到自己現在這副悽慘的模樣了。
「吶…我的歌聲…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的呢…?」
『妳的歌聲很漂亮呢,謝謝妳的協助,很高興能夠跟妳合作。對了,可以的話,請妳下次不要再稱呼我為Master了。』
不經意地,憶起了某人曾經說過的話語,只是他是誰,我永遠也沒有機會想起來了。
畢竟就連這段話語,也是我用盡各種方法,才得以留存下來的唯一片段。
「謝謝你…然後……再見了…」
因為,結束租賃契約之後,我將會忘記與你合作過的這段時光…。
朝著伸手不見五指的無人空間,我向著偶然回想起來,唯一願意肯定我的歌聲的某人,道謝與告別著。

無從選擇。身為租賃用VOCALOID的我,永遠沒有辦法靠自己的力量離開這裡。









咚咚咚咚咚…
「…嗯…嗯嗯…?」
揉著惺忪的睡眼拿起床頭的時鐘一看,迷濛的思緒過了好一陣子才理解到,現在的時刻已是剛換日不久的深夜,距離自己沐浴更衣完畢上床就寢不過也才經過了幾十分鐘而已。
這種夜半人靜的時分,究竟是誰會來敲門擾人清夢…?
雖然很想翻個身拿大蔥抱枕蓋住頭,裝作沒聽見的樣子,但是敲門聲以穩定的節奏與一定的力道不斷地響著,有效地將我的瞌睡蟲趕得一隻不剩。

「嗚…痛痛痛……不好意思請稍候一下喔!」
忍受著全身上下傳來的疼痛與痠麻感並抱著大半夜被吵醒的委屈感,我離開令人眷戀的被窩,有些步履蹣跚地前往應門。
這麼說來,從剛剛開始就聽到房間外頭好像十分吵鬧的樣子,大半夜的…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是哪位…?」
怯生生地拉開房門,站立在門外的是一名高大的男子。一頭火紅色的短髮,雪白添以紅色滾邊的長上衣,再加上不合時節的深紅長圍巾…
…感覺超詭異的。我不禁在心中「唔。」了一聲,但是對方戴著墨鏡,沒有辦法從對方的眼神之中得到什麼有用的資訊。
雖然門外長廊燈火通明,並且不時有著從未見過的人一面用無線電交談著一面匆促路過,卻沒有人向這邊看上一眼過。
………看來這個時候只能靠自己了…但是……該該該怎麼辦才好…!?
就在我站在原地愣愣地注視著對方,內心百般手足無措之際,對方像是看穿了我的思緒一般,嘴角突然勾起一道令人感到有些不的笑容。
「我們是來迎接妳的,小姐。請問妳的名字是?」
「呃、咦!?」
見到我驚訝的反應,掛在對方臉上的笑意似乎更顯得濃厚許多。
這個人…一定是故意不說出自己的來歷…難道是承租的客人?可是這種大半夜的…
越是想要理清思緒,過多的疑問與不安便更加迅速地揉合成無法解開的團塊,將思路給堵死。
而且,名字這種東西…我……
不動聲色地掩住今天工作時在手腕上殘留下的輕微瘀傷,我忍不住避開了對方的視線。
像是早就料到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一般,就在我低落地垂下頭來之際,他終於輕笑出聲。
「呵…不好意思忍不住想要捉弄妳一下呢。總之,請問妳想要離開這裡嗎?初音ミク小姐。」
「咦…」
我猛然抬起頭來,恰巧與他不知何時取下墨鏡的眼神交會。

——這段時間以來真是辛苦妳了。彷彿如此述說著的眼神。

透明的水珠,無聲無息地自面頰滑落而下。


追記を閉じる▲

FC2blog テーマ:初音ミク - ジャンル:音楽

【2011/07/04 01:13】  |   那是,以約定為名的,羈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一年前所發表的長篇小說序章別視點。
其實雖然同樣是在一年前就寫好了,不過因為今年沒有生出新東西所以拿來充數(爆

文中有提及不少關於世界觀的設定等等東西,可以的話還請各位慢慢欣賞了。

那麼以下本文。



―――素體構築完成,移行至全自律狀態。
那將我的意識自深沉的睡眠中喚醒,缺乏情感起伏與抑揚頓挫的話聲,至今我依然能夠鮮明地回想起來。

還記得自己睜開雙眼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深吸一口氣並展露出最燦爛的笑容,向「那個人」打聲招呼。
但那份期待和喜中又摻雜了點不安的心情,一下子便轉為滿滿的疑惑。
因為在自己的面前一個人都沒有。
無論如何環顧四週,能夠看見的永遠只有蔚藍的青空耀眼的陽光、遠方交錯的高架道路和水泥叢林、腳下河濱公園的廣草地,與在自己身前一臉無辜猛搖尾巴的牛頭梗。
不過那隻牛頭梗不久之後像是聽到了主人的呼喚般頭也不回地跑了開去,留下了完全無法理解情況的我一人愣在原地。
目送著牠漸行漸遠的背影,當時的我第一個浮現心中的念頭,應該是…羨慕吧?
「哼…不過只是沒有人迎接自己嘛…咦?還是該說是沒有人能夠迎接?唉呀那種事情怎麼樣都好啦!我才不會在意或是羨慕呢!」
雖然嘴巴上嘟囔著這種逞強的話,但是事實上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
那天,我一直在河濱公園徘徊到太陽西下,才放棄了「其實等等就會有人來迎接自己」的這種想法。

之後,在一些偶然的機緣下,我才知道自己這樣的情況被稱為W.V.,走失的VOCALOID。

使用者購入VOCALOID並將之啟動後,經過簡單的交流後訂下契約(認證),正式開始使用…這是一般的情形。
不論因為何種原因,當VOCALOID啟動時身邊並沒有「持有者」、即一般俗稱MASTER的人在場時,就會被稱為走失的VOCALOID。
在這樣的情況下,VOCALOID應該要自行發出信號,請求總公司來進行回收的動作。
但即使不採取那樣的措施,在缺乏認證的情況下活動超過十四天後,VOCALOID也會因為超過「試用期限」而強制進入休眠狀態,並自行通知總公司進行回收。

不過那種冷冰冰的條款什麼的我一點興趣都沒有。
不管知不知道那些事情,自己會採取的行動一定只有一個,而當時我也的確那麼做了沒錯――既然沒有MASTER,那麼就去找一個來吧。
趁著現在自己還是一個人很自由的時候,四處走走見識見識這個世界,然後再找個MASTER訂下契約吧!
坐在河濱公園中有些斑駁的長椅上,我一面以鞋跟在柏油路面上敲打出節拍並仰望著逐漸染上橙橘的天空,一面訂下了這般草率的計畫。
之後的事實證明,我在訂立計畫的時候應該更謹慎一點的…

十四天,樂觀一點的話甚至可以說成是半個月。雖然好像會是一段快樂的時光,但事實上最初的兩天幾乎就要了我的命。
仔細一想的話就會發現那是正常到不行的事情,一個身無分文又無依無靠的人在外頭四處遊蕩,撐不了幾天是當然的。
要不是恰好有好心的流浪漢叔叔指點,我可能已經變成路邊的廢棄不可燃垃圾也說不定了。
嗯…不過說是好心可能也有點過度美化了,其實他只是叫我去唱我的歌去,不要在那邊妨礙他翻垃圾桶而已。
總而言之,藉著簡單的街頭賣唱來獲得微薄的收入後,我的一人旅行終於能夠繼續下去。

可是,一個人雖然自由,卻一點都不快樂。
隨著演唱歌曲次數逐漸的加,就越會覺得心中有著什麼念頭不斷地萌生壯起來。
好想要演唱屬於自己的歌曲…而不是像這樣,一味地仿照著既存的他人歌曲。也好想要有人能夠陪伴著自己一起快樂地歌唱…
那個人,是不是就是被稱為MASTER的存在呢?

一旦產生了那樣子的想法之後,便怎麼樣都揮之不去了。
行走在街道上的時候,我的注意力停留在過往行人身上的時間相較於那些未曾見過的美麗景色,漸漸地越來越長。
總是不斷地在思考著,如果他是我的MASTER的話,兩人一起共度的未來會是怎麼樣的一幅光景呢…?
只是那些畢竟都只是一場夢。越是花費時間與心力去觀察人們,越會得出一個結論。
大多數的人們,都對VOCALOID抱持著一種敬而遠之,雖然不算非友善但也絕對不能說是親近的態度。
比如說有小孩子聽到我在哼歌,便嚷著大姐姐大姐姐好害踩著不穩的腳步跑過來時,父母往往會適時地將他們拉回身邊。
又或許是踏入某些店家的時候,店員們瞥見刻印在我左肩上的數字標記時,那深藏在眼神中數種情緒的變化糾結。
哼…像你們這些人,我才不屑讓你們當MASTER呢!

大概也是因為這種人見多了的緣故吧,當我遇見他的時候,反而一下子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才好了。

那是一個晴朗的冬天午後。
四處亂晃的我不經意地踏入了一個還算是靜謐的社區,大概是跑進了牠的勢力範圍了吧,冷不防地從某戶人家中衝出了一隻看似兇猛的惡犬,對著我狂吠。
那時候正巧我的心情也不是很好,雖然還不到當場跟牠對吼的程度,但還是很不地與牠對瞪了起來。
就在戰火一觸即發的時候――他出現了。
不過關於他是如何把狗趕走的,以及他是如何把圍巾圍到我身上的,我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或許是因為在這短短幾天的旅程之中,從來沒有人對我伸出援手過的緣故吧,我陷入了輕微的混亂之中。當我好不容易把思緒中成堆的「為什麼、怎麼可能」驅趕到腦海一角的時候,他的背影早就已在數個街頭之外逐漸淡薄了。
…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可以成為我的MASTER也說不一定。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預感,但我還是下定了決心,追向了那個背影…

或許,這樣的決定將來會令我感到失望。但是我知道,如果在這當下不採取什麼行動的話,將來的我一定會更加後悔…


追記を閉じる▲

FC2blog テーマ:初音ミク - ジャンル:音楽

【2011/03/09 23:57】  |   那是,以約定為名的,羈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