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クのためのブログ。 為了ミク而創設的BLOG。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注意:以下皆為大量妄想下的產物,請慎入。
 無法接受大量妄想荼毒者請小心離去。
※注意:本篇文章只有初音ミク登場,請確認自己可否接受之後再繼續閱讀。

年末慶賀文。
內文算是看過39感謝祭之後的一個抒發,
也可以說是一種一廂情願的體現吧…反正自己是怪人也不是第一天了=p=…

「Miku Card」第五篇,聽說很閃。
…趕著跨死線,之後還會再做修改也說不定=p=



一陣有些強勁的寒風掃過,令原本枝葉就已所剩無幾的觀景樹在不情願地沙沙作響同時,又落下了幾片枯葉。
時值冬日,清澄的天空不帶任何一絲的雲彩,和煦溫暖的陽光得以灑遍大地,稍稍地驅離了刺骨的寒氣,帶來幾許的暖意。
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日,一年的最後一天。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眾人紛紛忙於清理整頓家中環境,以迎接新的一年到來。當然地,腦筋靈活的商人們也絕對不會錯過這個絕佳的時機,紛紛推出了相關的折扣或是慶祝活動,像是跨年演唱會一類的大型活動自然也不會缺席。

坐落於Master與ミク眼前不遠處的半弧形露天舞台,此刻也正為了跨年演唱會的準備事宜而大張旗鼓,可以見到為數不少的工作人員忙進忙出,而舞台之上,還能夠見到「那個人」正在進行準備的身影――
雖然說只是地區性質的活動,雖然說VOCALOID參加演唱會的演出已是時有所聞,但在得知「初音ミク」將會在這場演唱會中擔任部份曲目的主唱後,ミク說什麼都還是想要親眼看看那場演唱會。
「吶…Master…可以帶我去看看……那場、演唱會嗎…?」
「唔…好、好吧,不過要等家裡清掃完跟採買完才可以唷…?」
拗不過ミク淚眼汪汪攻勢而輕易允諾的結果,便是現在能夠看見的情景。

將過期的報紙鋪在略嫌溼漉的草皮上,席地而坐的他們默默地注視著舞台,兩人彼此之間不發一語。
正確地來說,是Master單方面的搭不上話。
打從坐下來的那一刻起,ミク便以相當認真的神情直盯著舞台,彷彿任何一丁點的動靜都不願放過一般,這讓Master的心中有些五味雜陳。
望向前方的舞台,即使不過只是活動正式開始前的簡單彩排而已,但那名不畏寒流仍然穿著頗為清涼的舞台服裝、紮著兩束色馬尾的少女依然賣力地在舞台上演出、揮灑著汗水。
順著她的歌聲,幕後的樂團樂手們賣力地演奏著,彼此的熱情激盪出一段又一段出色的樂章。
而站在一旁的…應該就是初音ミク的製作人了吧?也帶著笑容隨著音樂以腳尖輕輕打著節拍,顯然對於這段採排演出頗為滿意的樣子。
在有些難度的舞蹈結束、音樂進行到間奏之時,初音ミク還不會忘記對著台下已經聚集了一定程度的觀眾們回眸一笑,換來許許多多的掌聲與喝采。
那份歌聲、那份笑容,是那麼地具有魅力哪…
想必在她的背後,一定有許許多多的人們投注了相當多的心血與愛情吧。
在這個VOCALOID仍然還會受到歧視的時代,這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事情呢?
不知道,在ミク的眼裡,這些景象究竟是如何呈現的呢…?
不知道,ミク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在看這場演唱會的呢…?

只是單純地想看看其他VOCALOID活躍的樣子?
還是…羨慕一類…的呢…?

「那個…ミク…」
「嗯?怎麼了嗎?Master?」
一聽見自己的呼喚,少女便隨即帶著笑容將注意力放到了自己身上,這令Master不自覺地遲疑了一下,但他依然繼續說了下去:
「ミク…像這個樣子的演唱會,身為一名歌手,果然,還是會很想去參加、登台表演一次看看吧?」
明知道這個問題有些尷尬,不過Master還是忍不住地,將從剛剛開始便一直在心中打轉的疑惑說了出口。
意外的,ミク在聽完了Master的問題之後,只是帶著微笑地搖了搖頭,視線又重新放回到遠方舞台上,正賣力地練習歌舞的初音ミク身上。
帶著些許涼意的微風拂過的同時,那抹清麗透明的嗓音也隨之傳來:
「Master也知道的…ミク,喜歡唱歌。」
「嗯,所以…」
「但那並不是因為我是為了歌唱而誕生在這個世界上,而是因為Master說過,喜歡我的歌聲,會因為我的歌聲,而感到開心。」

「我喜歡在Master身邊的感覺,那會令我感到溫暖,那會令我感到安心。」
「而且,Master會好好地聆聽我的歌聲,聆聽我們一同所完成的,歌曲…」
「雖然,對於大多數的歌手來說,那裡確實是一個充滿夢想的地方,但是對我來說,那裡沒有Master,也沒有Master的歌…」
「因為有Master聆聽我的歌聲,所以我的歌聲才擁有了它存在的意義…」
「所以啊,ミク覺得,那種地方,就交給屬於那個地方、喜歡那個地方的人們去經營就好了,ミク只要能夠和Master在一起就足夠了。」
「只要有Master願意聆聽我的歌聲,那就足夠了。」

「ミク只要能夠成為Master的歌姬,就很足夠了。」
「………」
完全地,出乎意料之外。啞口無言。
雖然說的人好像沒有察覺到,但是對聽的一方來說,此刻已經是不好意思到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露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好了。
就像是乘勝追擊一般,ミク忽然站起了身來,迅速地從口袋中掏出那張蓋滿了圖樣的集點卡,充滿氣勢地將卡片直直指向Master。
「所以、所以!Master以後也、也只能…只能……」
只是話說到一半就開始口吃,方才的氣魄完全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還沒從剛剛的衝擊中回過神來的Master,只能一愣一楞地看著雙頰脹得通紅的ミク嘴巴一開一合卻吐不出半個字,就像是金魚一樣的可笑模樣。
「只、只能……啊―――!!!」
一切都是那麼地突然,忽地一陣強風吹來,冷不防地捲走了ミク手中的卡片。

只見那張潔白的紙片就這麼在空中翻著一個圈又一個的圈,乘著風逐漸飛上無法觸及的高空。

凝視著那已經在空中變成一個渺小點的卡片,ミク抿緊了雙唇,顯得相當地不甘心。
既然這樣,那說什麼都要把那張卡片給找回來…!
就在ミク賭氣地做出幾近不可能達成的決定並打算馬上付諸實行時,一股溫熱的感覺突然攀上了她的手腕。
「沒關係的,不用去找了。」
「咦?」
當ミク察覺到那是Master的手所帶來的暖意之時,Master已經一手環腰,緊緊地抱住了她。
「等、等等…Ma、Master…?!」
過度接近的距離讓ミク陷入了小小的慌亂當中,無論是那股暖意、還是耳邊的吐息――但對方似乎一點鬆手的意願都沒有,反而在她的耳邊輕輕地說道:
「真是拿妳沒辦法…我答應妳。」

「以後,我也只會是妳的Master的。」


追記を閉じ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FC2blog テーマ:初音ミク - ジャンル:音楽

【2010/12/31 23:55】  |   Miku Card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注意:以下皆為大量妄想下的產物,請慎入。
 無法接受大量妄想荼毒者請小心離去。
※注意:本篇文章只有初音ミク登場,請確認自己可否接受之後再繼續閱讀。

ミク,生日快樂。
一轉眼三年過去了,我只能以我拙劣的文筆,做為獻給妳的祝福。
或許妳終將會走到我伸手所無法觸及的地方,旦在那之前,我會一直陪伴著妳。


「集點贈品」系列第四篇,可以說有閃光,也可以說沒閃光,
還請各位慢慢欣賞了。
「啊―――――………………」
與其說是吶喊,以嘆息來形容似乎更為貼切的喊聲,在開闊的青草邊坡上轉瞬間便消融在不斷吹拂著微風的半空中。
放眼望去是一片澄淨到令人心曠神怡的蔚藍天空,幾朵看似相當柔軟的潔白浮雲慵懶飄過,在隨風擺動的碧草地上印上一道道陰影。
呈現大字型地躺倒在涼爽的草地上,Master一臉茫然地注視著天空。雖然微風不斷捎來青草的芬芳與溫熱的泥土味,不過Master的眼神依然不改空洞無神,一副像是心思都被掏去了的模樣。

一片蔚藍的視界之中,突然闖進了一抹熟悉的碧人影。
「嗯………?啊――……是ミク啊………」
只稍稍移動了目光確認站立在身旁的來者是ミク之後,Master便再度移回了目光,重新將注意力放回蔚藍中妝點著些許潔白棉絮的天空。
「什麼『是ミク啊…』啊…Master一聲不響地就不見了,人家找的很辛苦說…」
雖然對Master感覺充滿了頹廢懶散感的反應感到有些不滿,但其實對ミク來說,找到Master的安心感遠遠超過那些細微的不滿。
就在ミク張口還想要多說些什麼的時候,一陣較為強烈的風勢襲來,令少女反射性地按住了她身上短到不行的迷你裙。
說時遲那時快,前一秒還在望天發愣的Master,突然也跟著伸手抓住了她的迷你裙擺一端。
「MaMaMaMaster―――!?」
即使兩個人已經相處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但是Master從來沒有過這種大膽的行動,這令ミク一時之間慌張了起來。
相反地,Master仍然面無表情,只是以缺乏抑揚頓挫的語調淡淡地陳述了他的用意:
「……只是幫妳抓著裙子而已,這裡風大,容易走光………」
啊,是這樣嗎?Master真是謝謝你――雖然很想這樣回答,但是ミク直覺地認為不可能會有這麼好康的事情。雖然她不覺得Master膽敢掀她的裙子或是把她的迷你裙扯下來,但會這麼做一定是有特別的動機吧――
當ミク還在困擾著要如何連哄帶騙請對方放手之時,施加在裙擺上的力道卻突然消失了。咦、不會吧?真的只是幫我抓著裙子而已?――無法相信事實的ミク,訝異地瞪大雙眼看著收回了手躺倒在地上的Master。
只是躺在那邊的那個人,還是一副死魚眼的模樣,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在享受草地、微風、陽光、大自然的人。

「…Master?你心情…不好嗎…?」
「………」
戰戰兢兢的詢問換來的只有沉默。這麼說來,以前好像也有過類似的情形呢…
回想起過去確實曾經有過那麼一次,Master在作曲時遇到了瓶頸,但又面臨必須盡快交稿的時間壓力,於是就跑到這裡來放空發呆曬太陽尋求靈感。
那個時候,Master一直發呆到夜幕低垂,接近午夜時分才回家呢,下場就是感冒高燒一個禮拜。讓ミク還以為Master就要這樣丟下自己走了,哭到驚動鄰居跑來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輕輕坐到了Master一旁的柔軟草地上,ミク若有所思地仰望起天空。
…那個時候,我除了照顧重病的Master以外,什麼都做不到…
…但是,到了現在,我又做得到什麼呢…?
將被風吹亂的青髮絲重新理好,ミク吸了口氣,輕輕地哼起了簡單的旋律來――至少目前的她,能做到這件事情。

ミク清的嗓音乘上了躍動的音符,化為輕巧、樸實卻動人的美麗旋律,隨風飛揚…
彷彿有種世界靜止下來的錯覺。
先前婉轉的鳥鳴聲,躲藏在草叢中的蟲鳴聲,都隨著ミク的歌聲響起不約而同地隨之沉靜下來。
只剩下無聲的時間,仍然悄然流逝…


其實當ミク開始哼歌不久之後,Master就已經完全回過神來了。
ミク澄的歌聲,有如晨風帶走瀰漫山林之間的濃霧一般,帶走了Master心中的焦慮不安。方才糾纏著心頭的焦躁就像是不存在過一般,連一絲的迷惘也沒有留下,令他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只是望著坐在身旁的ミク一邊愉地哼著歌,一邊隨著旋律與節奏擺動著身軀的逗趣模樣,他也不好意思打斷ミク的演唱,因此便靜靜閉上了雙眼,專心傾聽著ミク纖細的歌聲。
…雖然沒有歌詞,只是單純的啦啦啦,但是沒記錯的話,這的確是自己當初寫給ミク的第一首曲子呢。
…可是,聽起來好像有些部分不太一樣…?不過只是一些細微的改動,卻讓整首歌曲似乎更充滿朝氣與純真的感覺…
此時,ミク的口吻突然一個轉變,一下子便換成了另外一首曲子。雖然同樣是熟悉的、出自自己筆下的作品,但似乎又有哪裡不一樣…
Master突然有種預感,他這幾天一直尋求著的答案,說不定可以在這邊找到。


「呼……」
連續不斷地哼了好幾首歌,果然不論是誰都會感到疲倦吧?停下了歌聲稍事休息的ミク不經意地回身望向Master,卻赫然發現對方已經坐起了身,並正帶著笑容注視著她。
「ミク辛苦了,剛剛的歌聲相當不錯呢。」
「什……」
瞬間便意識到自己剛剛的一切作為都被Master看在眼裡的ミク,雙頰立刻脹得通紅。
不過她還是沒有放棄最後一絲希望,以有如蚊子叫般的音量,戰戰兢兢地詢問道:
「…Master都…聽到了……?」
「嗯,當然囉?」
斬釘截鐵的回答,還加上一個充滿陽光的爽朗笑容作為贈品。
但是ミク只想立刻挖個洞鑽進去。
被聽到了被聽到了怎麼辦我偷偷改動Master作品的事情被知道了啊嗚一定會被恥笑沒臉見人了怎麼辦怎麼辦――――!?
「噗。」
見到ミク寫上了全部反應的表情,Master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雖然那副模樣真的很有趣,不過Master還是選擇摸了摸ミク的頭,安撫著她。

「嗯,其實改編的還不錯唷,都是託ミク的福,今天我來這邊發呆一趟算是有收穫了呢。」
「…真的?」
從遮掩住臉的兩手袖套間拉開一條細縫,淚眼汪汪的ミク小心翼翼地觀察著Master的言行。
「當然是真的啦?其實啊…這次要寫的曲子主題,是要用來作為紀念,所以要別具意義才行呢…嘿咻。」
從草地上站起身來,將沾黏在身上的細碎草屑拍去後,Master對ミク伸出了右手。
「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就卡住啦,不過多虧ミク的歌聲,我想到了唷。」
「多虧了…我的歌聲…?」
「嗯,我打算像剛剛ミク哼的那樣,把以前寫過的曲子改編後串成一首組曲…意味著從過去到未來,與創新之類的…這樣吧?嗯――」
將ミク拉起身站起來後,Master在和煦的陽光之下,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
「所以…我想也差不多該回家囉,趁靈感還沒跑掉之前…對了,ミク特地來這裡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咦…啊。」
還在努力清除著黏附在長長髮絲上草屑的ミク,一下子僵住了。
要不是Master這麼一問,ミク可能會傻呼呼地一路跟著Master回家都還想不起來自己本來的目的吧。
…不過…下意識地摸了摸口袋內的白色小紙卡,又看了看Master充滿自信與幹勁的笑容,她還是地搖了搖頭。
兩束長長的青色馬尾隨著她的動作輕輕地搖擺著,感覺相當地可愛。
「嗯?沒事嗎…?」
就在Master為ミク的回答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之時,ミク卻突然露出調皮的笑容,緊緊挽住了Master的手臂。

「這次就先饒過Master吧!不過…下次,Master你可要做好覺悟唷!」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8/31 22:37】  |   Miku Card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注意:以下皆為大量妄想下的產物,請慎入。
 無法接受大量妄想荼毒者請小心離去。
※注意:本篇文章只有初音ミク登場,請確認自己可否接受之後再繼續閱讀。

在看到其他人的同人文章有著非常大膽的展開之時,
自嘲地說「我家的人大概頂多只能作到牽手的程度吧」,
然後便以牽手兩個字作為主題而衍生出來的短篇。

也可以算是「集點贈品」系列(?)的第三篇吧。
老樣子,還是很閃(掩面)
這次的字數稍微偏多了一點,還請各位慢慢欣賞了。

其實因為只用了三天就趕出來所以我覺得這篇還滿支離破碎的(轉臉

以下本文。

叩咚、叩咚。
「嗚、嗚嗯……」
隨著以穩定速度前進著的路面電車不時搖晃振動,站在車門邊小角落的ミク也隨之發出了輕聲的悲鳴。
原因無他,因為假日午後的乘車人潮早就遠遠超過了車廂所能承受的人數。即使被擠到了車內一角,每當列車晃動的時候,不留一絲隙縫的人群互相推擠所製造出的巨大壓力就會無情地傳至她的身上。
雖然列車上的空調系統十分有效,即使車廂爆滿也能夠提供有效的降溫效果這點令人慶幸,但依然無法減緩快被壓扁在角落的ミク瀕臨忍耐的極限。

「嗚嗚…好……擠…Master…都是你啦―――!」

追根究底,一切都是因為Master在早上的時候,突然就沒頭沒腦地提出了「今天天氣不錯,我們出去走走吧?」的提議。
而Master甚至還在ミク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之時,就把不知何時預先準備好了的白色連身長裙塞到ミク的手上,讓她根本無從選擇…。
以結論而言,可以說根本就是Master用強硬的手段促成這次的外出…不過其實ミク也沒有想過要拒絕就是了。
畢竟對ミク來說,平常除了出外採買些生活用品之外,很少有機會能夠跟總是專心致力於音樂方面工作的Master一起出門。因此縱然只是漫無目的地在外頭四處遊蕩,但光是能夠跟Master出外散心這一點,就已經讓ミク十分滿足了。
可是歸途時所搭乘的路面電車,卻令這段或許能夠成為日後美好回憶的時光迅速地變質成為惡夢的一部分。
一想到這裡,ミク就以有些怨恨的眼神抬頭望向了站在她正前方的Master。察覺到ミク的視線,Master只是回以一個充滿歉意的笑容。
「呃…不好意思,ミク…再忍耐一下下就好了…」
「……哼…」
裝做一臉不的ミク別開了臉,但目光依然停留在Master的身上。其實她心裡很清楚,她所身處的這個角落,或許可以說是目前列車上除了坐位以外最舒適的空間了,因為站在她正前方的Master,怎麼看都是在替她阻擋人群推擠的壓力。
「…耍什麼帥嘛……」
以對方聽不到的音量,ミク嘟著嘴不地悄聲抱怨著。

話雖然是這麼說,不過事實上ミク並沒有把握Master聽不見她的嘀咕,因為兩個人的距離真的太近、太近了。
近到可以感受到對方吐息的程度。
每當Master呼出的氣息觸及到她因為換成了白色連身長裙而裸露出來的白皙肩頸,就會讓ミク湧起一種難以忍受的感覺。
不知如何抒發這種感覺的ミク,只好下意識地緊緊抓著自己的衣服。
所幸,這段尷尬的時間並沒有持續多久。

「ミク,就要到站了唷,準備好了嗎?」
熟悉不已的溫柔話聲,將已經有些出神了的ミク意識一下子拉回擁擠嘈雜的車廂內部。
「啊,是!…準備…是……?」
「傻瓜,當然是衝第一啦。這一站可是大站呢,如果走得慢一點的話,可是會被那些兇猛的人潮吞沒的唷。」
「咦……?!」
可能是腦海中一瞬間浮現出遭人群踩扁的自己與Master的模樣的緣故吧,ミク原來還因為和Master靠得有些過於接近而顯得略為羞澀的神情瞬間轉為不安的慘。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車廂內的廣播剛好也念完了最後一句提醒。伴隨著熱風的湧入,ミク身旁的車門就這麼樣應聲開啟――
幾乎就在同樣的時刻,像是要安撫ミク的不安一般,Master牽起了ミク的手,露出了像是個大孩子般頑皮的笑容。
「走吧,不用怕,跟著我就沒錯了!第一名在等著我們呢!」
「…嗯!」


在夕陽餘暉撒落一地橘黃的街道上,兩道被拉得長長地、一高一低的人影手牽著手,緩步行走著。
望了望走在前方的Master背影,又看了看出門前,Master綁在自己左手臂上,把01的數字遮掩住的絲巾,ミク再度低下了頭來。
其實,這是ミク與Master相遇以來,第一次牽手呢。說真的,這並不能代表什麼,不過ミク卻覺得好高興、好高興。
同時也覺得,心中有一道揮之不開的陰影,纏住了她。

「吶…Master……」
「嗯?」
注視著Master回身投射而來充滿疑問的目光,ミク鼓足了勇氣,將心中的疑問一吐而出。
「我…跟Master之間,只是Master與VOCALOID的關係而已嗎?」
「呃?這個嘛…嗯…」
不過接受了問題的Master,只是抓了抓臉,露出一副有些困擾的模樣。
果然,是這個樣子嗎…

不知不覺間,兩人相繫著的手鬆開了。
在手上那股暖意消失的同時,ミク感到有些失落,卻也有些安心。
那不是屬於她的溫暖,所以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夠了――
低頭佇立不前看著地上的影漸行漸遠的ミク,不禁開始有些自嘲。
我與Master兩人的手,果然應該要像兩人的心與心那樣,有段距離才對呢――

但就在ミク的淚水滑落以前,她的左手又再度被牽起來了。
「咦……」
因為訝異而抬起頭來的ミク面前,是Master一臉無奈的神情。
「妳喔…真是拿妳沒辦法。好啦,我輸了,我想應該不是只有Master跟VOCALOID之間的關係那麼簡單吧。」
染上黃昏色彩的Master神情,看起來比平常格外地認真了許多。

「妳是我相當重視的人喔,ミク。」

起初,ミク還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但是當Master補上最後那句話的時候,她終於能夠確定,她沒有聽錯。
「…Master…!!」
「哇!不要抱上來,很熱很熱的!」
帶著又驚又喜含著淚水的笑容,ミク高興地撲向了Master。
而Master雖然嘴巴上拒絕,卻依然溫柔地抱緊了飛撲而來的ミク。


「唔…話說回來,ミク妳不熱嗎……」
「才不會熱呢,這可是ミク的Master才有的溫暖唷!」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7/13 14:06】  |   Miku Card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注意:以下皆為大量妄想下的產物,請慎入。
 無法接受大量妄想荼毒者請小心離去。
※注意:本篇文章只有初音ミク登場,請確認自己可否接受之後再繼續閱讀。

天氣實在太熱而生出來的短篇。
這次…依然是沒有記取教訓的閃光文…
老是寫閃光文真是對不起。・゚・(ノД`)・゚・。
那麼以下是短到不行比上次還要更短的本文。

「嗚…………好、好熱……………」
甫一推開家門,敵不過陣陣熱浪的ミク立刻就像是熱鍋上的起司一般,癱軟頹坐到了屋內的一角。
其實這也不能怪她就是了,畢竟最近的氣溫真的是高得嚇人,接近正午時分的直射陽光,又有幾個人能夠承受得了呢?
可惜的是,她的Master好死不死就是這種耐高溫人種的樣子。早ミク一步踏進家門,剛剛才把東西放好帶著杯麥茶走出房門的Master,雖然也是滿頭大汗,不過卻沒有任何怨言,眉毛挑也不挑一下,似乎早已習慣這樣的高溫了。
而就在Master才剛走到客廳之時,冷不防飛來的一樣物體蓋住了他的臉。

將之拿下來仔細一看,是ミク的袖套。

「…?」
當滿腹疑問的Master將視線從手上的袖套移至客廳的時候,他不禁差點將口中的冰麥茶給噴出來。
因為待在客廳的ミク,不但熱到將袖套跟過膝長襪都脫了下來,甚至連上衣的釦子也解開了一半以上,領帶早就不知道甩到哪裡去了。
ミク那原本就十分修長的雙腿,在褪去了色長襪的包覆之後,更是顯得白皙亮麗,相當地吸引人,令人忍不住將視線一路游移到那因跪坐而僅能勉強掩蓋住大腿根部的迷你裙上為止。而少了袖套裝飾的ミク雙手,看上去是那麼樣地纖細…順著細瘦的雙臂來到了無袖設計的上衣,可以看見因為衣領敞開而露出的性感鎖骨…再下去便是…
在暑氣蒸騰的室內窗邊,熾熱日曬造成的反光光幕映照著半裸的ミク,不知道為何有種異樣的魅惑感。

一瞬間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的Master似乎相當頭痛地掩起了面。

「嗯…那個……ミク…身為一個淑女,把衣服丟的到處都是不太好吧…」
「唔…因為、真的很熱嘛……而且………」
察覺到聲音越來越近的Master,赫然發現ミク已經搖搖晃晃地來到自己的身前了。
「因為是Master,所以才讓Master看的說……」
不得不承認,在那個瞬間,Master有心跳漏了一拍的感覺。
而一面這麼說著,露出一臉傻笑的ミク雙手已然攀上了Master的衣服…
「所以…Master也讓我…好痛?!」
說時遲那時快,Master突然伸出手用力地彈了ミク的額頭一下。這一下讓ミク腳步不穩地跌坐到了地上,按著額頭淚眼汪汪不解地看著她的Master。
看著ミク這樣的反應,Master不禁感到又好氣又好笑。
「妳唷,熱昏頭啦,快去沖沖涼水吧,真是的…拿妳沒辦法。」

嗶。
隨著Master打開了冷氣,舒適清爽的涼風逐漸壟罩起室內…
望著將家中門窗一扇扇關起的Master,ミク只是小聲地嘀咕了一句…
「呣…Master是笨蛋……」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7/05 15:00】  |   Miku Card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注意:以下皆為大量妄想下的產物,請慎入。
 無法接受大量妄想荼毒者請小心離去。
※注意:本篇文章只有初音ミク登場,請確認自己可否接受之後再繼續閱讀。


日子過的太無聊而突然生出來的短篇。
從"ミク拿著集點卡露出期待不已的幸福笑容"一幕為基礎,所衍生出來的短文。
雖然說並沒有那個打算的,但是寫一寫好像又變成了閃光文的樣子(笑)
因為是短篇文章所以有什麼設定不足的地方還請各位見諒了。
那麼以下是短到不行的本文。

「Master…這、這個是…?」
才剛把從市場買來的新鮮蔬菜通通放進冰箱的ミク,接過了Master所遞過來的白色小紙卡。
乍看之下,是張跟名片差不多大小的普通紙卡。一面完全空白,而另外一面則清楚地以線區隔出了十幾個方格。其中一格還已經以色的墨水蓋上了一個有著青蔥圖樣的圓印,感覺就像是,時下四處都很常見的集點活動卡一樣。
面對滿臉疑問的ミク,Master有點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臉之後,開始解說了起來:
「呃…其實這個東西呢…簡單的來說就是集點卡啦!」
「…集點卡?」
「嗯,說真的,當初請ミク來家裡,不是要ミク來幫忙整理家務的說…所以為了彌補這點,我就做了這張集點卡。」
說到這裡,Master清了清喉嚨,露出了一個充滿自信的笑容。
「總而言之呢,以後如果有什麼事情又要麻煩請ミク幫忙的話,完成之後就可以在卡片上蓋一個章,全部都蓋滿的話,ミク就可以許一個願望唷!」
「真、真的嗎?什麼願望都可以?」
聽到可以許下願望的瞬間,ミク的雙眼突然閃閃發亮了起來。
「啊――我會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盡量完成的…」
「ミ、ミク會,努力幫忙的!」
「咦…啊?ミク?ミク―――?等等…怎麼有種本末倒置的感覺…?」
看著ミク興奮地衝出廚房顯然想找點什麼事情來做的背影,Master突然有種背脊發涼的感覺。


在那之後的數日,對Master來說宛如一場災難。要具體一點形容的話,就像是周圍環海的海島慘遭好幾個強烈颱風肆虐那樣子的感覺。
雖然說有一半也是Master自己的失算,不過當有點笨手笨腳的ミク非常努力積極地四處幫忙的時候,造成的災害可說是不計其數。
比起廚具使用不當而差點把廚房整個炸掉,或是失手把水龍頭擰掉結果讓水噴的全家都是這類的悲劇,不小心摔破碗盤杯子真的已經算是輕微的損失了。
甚至是當Master正在洗澡,突然發現浴室的門突然被拉開…
「ミ、ミク?!」
「Master~ミク來幫你擦背――」
「不、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等等,那裡有塊肥――」
「咦、咦呀啊―――?!」

不過儘管如此,集點卡上所蓋上的青蔥圓印仍然以穩定的速度加著,看著手中努力的成果,ミク不禁露出了充滿期待的幸福笑容。
「欸嘿嘿…」
望見了站在客廳一角拿著卡片傻笑的ミク,Master不禁也隨之露出了「真是拿她沒辦法哪」的笑容。



「好,這樣就蓋好了,ミク真的很害呢,那麼快就集滿印章了。」
「謝謝Master,也對不起Master…感覺給Master添了很多麻煩的樣子呢…」
「不會啦不會啦,那麼,ミク的願望是什麼呢?」
「嗯――」
凝視著綴滿了青蔥圓印圖樣的卡片半晌後,ミク默默地將卡片置於胸前,閉上了雙眼,深吸了一口氣――
再度睜開雙眼時,ミク已然換上了一種,與先前截然不同的堅定神情,想必是下定了決心吧。

「Master…」
「唔,嗯?」
「可以,給我一個擁抱嗎?」
「………就這樣?」
「嗯。」
「好、當然是沒問題…」
雖然覺得還是大白天的兩個人就緊緊抱在一起,那個畫面看起來很匪夷所思而有點遲疑,但是Master還是照做了。
當兩個人的身體緊密地接觸在一起的時候,Master才頭一次意識到,ミク感覺起來是那麼地嬌小,那麼地柔弱。
明明用的是一樣的沐浴乳跟洗髮精,可是從ミク身上似乎可以聞到一股甜甜的香味…
「呵呵,Master好緊張呢,心臟噗通噗通跳得好快…」
ミク突如其來的感想,令Master稍微冷靜了下來。
「…還不都是妳做這樣奇怪的要求害的,不過這樣真的就夠了嗎?」
「嗯…這樣子就夠了。」
從耳邊傳來的ミク的聲音,聽起來比平常還要柔和了許多,還夾雜了些許的害臊。
「這樣子被Master緊緊擁抱著,就可以感覺到Master的許許多多呢…嗯……」

冷不防地,那股令人眷戀的體溫突然遠離了開來。
就在感到有些錯愕的Master回神過來之際,ミク已然轉過了身去,像是為自己打氣一般喊道:
「好~接下來目標就是集滿第二張集點卡――!」

「到第二張卡片蓋滿印章的時候,Master你可要做好覺悟唷!」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6/09 01:13】  |   Miku Card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