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クのためのブログ。 為了ミク而創設的BLOG。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系列小說中,算是外傳一樣的篇章。

雖然本篇的進度還未觸及到,但是在這短短的篇章中,
提及了某位人物的過去,還有主角為何會有那種想法的緣由,
以及關於"VOCALOID出租業"這個奇妙行業的冰山一角。

不過只作為單篇閱讀的話應該只會感受到作者深深的特氣息吧(笑)
這次的尺度也算是個人自己的一個挑戰就是了…

那麼以下本文。
「世界で~一番おひめさま~…」
聽見那道再也熟悉不過的「自己的歌聲」,即使明知道結果,我依然忍不住將目光投向歌聲傳來的方向。
街道一旁的展示櫥窗中,正播放著前次大受好評的初音ミク演唱會的BD影像。歌聲,便是透過那個店家設置在店外的立體音響所傳來的。
注視著在無數個液晶電視螢幕中載歌載舞,初音ミク光鮮亮麗的身姿,以及台下歡聲雷動的觀眾反應,不禁令我感到心中有些五味雜陳。
擦得一塵不染的晶亮櫥窗玻璃上,清楚地倒映出了因為演唱會影像而駐足不前的行人身影,也鮮明地映出了我的模樣。
以帶有蝴蝶紋樣與花朵裝飾的和風髮飾理成了兩束及膝的青色長馬尾,深紫色為基調再添上金色的蝴蝶圖樣、金邊與蕾絲,前胸大開的華麗和服上衣,紮在前腰際的鮮豔粉紅色腰帶,再搭配感覺十分妖艷的迷你裙與有些半透明的色過膝襪。
穿著名為「蝶」的套裝華麗和服,露出有些感傷神情的電子偶像少女。VOCALOID CV01 初音ミク,那便是我被賦予的名字。

「不過…那個名字,應該只有妳有資格擁有吧…」
擦上了青瓷指甲油的指尖被冰冷的玻璃阻絕著,望著伸手也觸及不到的另一側,我如此低聲自語道。
現在我所露出的表情,一定是相當苦澀的笑容吧。


過去,我也曾經懷抱有夢想。
即使是被安置在專營VOCALOID出租的店家之中,理解到自己不會有個固定的Master,甚至連相關的記憶都不會留下。
純真的我依然認為只要努力地獻出歌聲,總有一天或許、可能、說不定有機會可以開創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但是,現實卻令我不得不體認到,大家渴望能夠在我們身上尋得的,或許不是這份「歌聲」的事實…
這麼說來,今天的「工作」,也是因為承租的Master要求,才會特別換上這套服裝的呢…
手指下意識地觸碰到胸前的「01」標記,彷彿能夠聽見周遭路人們忍不住嚥下口水的聲音。

「CV01…我在這裡,只配擁有這種程度的名字哪…………啊。」
就在說著洩氣話的同時,我終於注意到液晶電視上的時間,已經來到了距離赴約時間相當接近的時刻。
奮力地穿過不知何時高築起的人牆,向不知如何是好而一臉困擾的家電行老闆說聲對不起,急急忙忙地趕往承租的Master的家——

「嗯?妳可終於來了,穿成這樣還不錯看嘛。這次我找了更多人來,可別像上次一樣到一半就昏過去了啊。」
——那是我能夠清楚回想起來的最後一句話。


---


咳咳、咳咳咳…!
因為有東西跑進氣管而引起的激烈嗆咳,強迫性地令我清醒了過來。
室內因為拉下了窗廉而顯得一片漆,但是我很清楚,自己現在正倒在自己的床上。
每次前往承租的Master家中,最後恢復意識的時候幾乎都是這樣子的狀態。
伴隨著許多想不起來由的「痕跡」。

茫然地躺在床上,試圖想要想起什麼卻一如以往徒勞無功,只餘下身體各處的悲鳴與抗議隨著意識逐漸清晰而明確起來。
記憶仍然鮮明的華麗和服,如今僅是衣衫不整地勉強披掛在身上,完全失去了作為服飾的功用。
口中殘留著的腥臭苦澀與粘膩的噁心感,全身上下無數的疼痛感,自下腹部傳來的陣陣沉悶鈍痛感,以及附著在頭髮及身體各處的不明液體所帶來的嚴重不快感。
雖然想要作點什麼,但有如進行過激烈運動般的四肢無力感卻將我緊緊綑綁在床上,動彈不得。
難以言喻的喪失感深植空洞的心中,以及…悔恨感。
即使緊咬著牙強忍下不成聲的嗚噎啜泣,但溫熱的淚水依舊雙雙滑落臉龐,濡濕了床單。

「哈、哈哈…咳咳…」
忍不住想要嘲笑自己。
自己的歌聲沒有任何人在意,他們需要的不過只是一個發洩慾望的對象而已這種事,明明早就已經心知肚明。
明明早就已經下定決心不要再為這種事情哭泣了,為什麼卻止不住淚水呢…?
值得慶幸的是,今天其他的「同事們」似乎也都外出承接委託去了,所以不會有人來探望自己,也就不會有人看到自己現在這副悽慘的模樣了。
「吶…我的歌聲…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的呢…?」
『妳的歌聲很漂亮呢,謝謝妳的協助,很高興能夠跟妳合作。對了,可以的話,請妳下次不要再稱呼我為Master了。』
不經意地,憶起了某人曾經說過的話語,只是他是誰,我永遠也沒有機會想起來了。
畢竟就連這段話語,也是我用盡各種方法,才得以留存下來的唯一片段。
「謝謝你…然後……再見了…」
因為,結束租賃契約之後,我將會忘記與你合作過的這段時光…。
朝著伸手不見五指的無人空間,我向著偶然回想起來,唯一願意肯定我的歌聲的某人,道謝與告別著。

無從選擇。身為租賃用VOCALOID的我,永遠沒有辦法靠自己的力量離開這裡。









咚咚咚咚咚…
「…嗯…嗯嗯…?」
揉著惺忪的睡眼拿起床頭的時鐘一看,迷濛的思緒過了好一陣子才理解到,現在的時刻已是剛換日不久的深夜,距離自己沐浴更衣完畢上床就寢不過也才經過了幾十分鐘而已。
這種夜半人靜的時分,究竟是誰會來敲門擾人清夢…?
雖然很想翻個身拿大蔥抱枕蓋住頭,裝作沒聽見的樣子,但是敲門聲以穩定的節奏與一定的力道不斷地響著,有效地將我的瞌睡蟲趕得一隻不剩。

「嗚…痛痛痛……不好意思請稍候一下喔!」
忍受著全身上下傳來的疼痛與痠麻感並抱著大半夜被吵醒的委屈感,我離開令人眷戀的被窩,有些步履蹣跚地前往應門。
這麼說來,從剛剛開始就聽到房間外頭好像十分吵鬧的樣子,大半夜的…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是哪位…?」
怯生生地拉開房門,站立在門外的是一名高大的男子。一頭火紅色的短髮,雪白添以紅色滾邊的長上衣,再加上不合時節的深紅長圍巾…
…感覺超詭異的。我不禁在心中「唔。」了一聲,但是對方戴著墨鏡,沒有辦法從對方的眼神之中得到什麼有用的資訊。
雖然門外長廊燈火通明,並且不時有著從未見過的人一面用無線電交談著一面匆促路過,卻沒有人向這邊看上一眼過。
………看來這個時候只能靠自己了…但是……該該該怎麼辦才好…!?
就在我站在原地愣愣地注視著對方,內心百般手足無措之際,對方像是看穿了我的思緒一般,嘴角突然勾起一道令人感到有些不的笑容。
「我們是來迎接妳的,小姐。請問妳的名字是?」
「呃、咦!?」
見到我驚訝的反應,掛在對方臉上的笑意似乎更顯得濃厚許多。
這個人…一定是故意不說出自己的來歷…難道是承租的客人?可是這種大半夜的…
越是想要理清思緒,過多的疑問與不安便更加迅速地揉合成無法解開的團塊,將思路給堵死。
而且,名字這種東西…我……
不動聲色地掩住今天工作時在手腕上殘留下的輕微瘀傷,我忍不住避開了對方的視線。
像是早就料到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一般,就在我低落地垂下頭來之際,他終於輕笑出聲。
「呵…不好意思忍不住想要捉弄妳一下呢。總之,請問妳想要離開這裡嗎?初音ミク小姐。」
「咦…」
我猛然抬起頭來,恰巧與他不知何時取下墨鏡的眼神交會。

——這段時間以來真是辛苦妳了。彷彿如此述說著的眼神。

透明的水珠,無聲無息地自面頰滑落而下。


追記を閉じ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FC2blog テーマ:初音ミク - ジャンル:音楽

【2011/07/04 01:13】  |   那是,以約定為名的,羈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一年前所發表的長篇小說序章別視點。
其實雖然同樣是在一年前就寫好了,不過因為今年沒有生出新東西所以拿來充數(爆

文中有提及不少關於世界觀的設定等等東西,可以的話還請各位慢慢欣賞了。

那麼以下本文。



―――素體構築完成,移行至全自律狀態。
那將我的意識自深沉的睡眠中喚醒,缺乏情感起伏與抑揚頓挫的話聲,至今我依然能夠鮮明地回想起來。

還記得自己睜開雙眼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深吸一口氣並展露出最燦爛的笑容,向「那個人」打聲招呼。
但那份期待和喜中又摻雜了點不安的心情,一下子便轉為滿滿的疑惑。
因為在自己的面前一個人都沒有。
無論如何環顧四週,能夠看見的永遠只有蔚藍的青空耀眼的陽光、遠方交錯的高架道路和水泥叢林、腳下河濱公園的廣草地,與在自己身前一臉無辜猛搖尾巴的牛頭梗。
不過那隻牛頭梗不久之後像是聽到了主人的呼喚般頭也不回地跑了開去,留下了完全無法理解情況的我一人愣在原地。
目送著牠漸行漸遠的背影,當時的我第一個浮現心中的念頭,應該是…羨慕吧?
「哼…不過只是沒有人迎接自己嘛…咦?還是該說是沒有人能夠迎接?唉呀那種事情怎麼樣都好啦!我才不會在意或是羨慕呢!」
雖然嘴巴上嘟囔著這種逞強的話,但是事實上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
那天,我一直在河濱公園徘徊到太陽西下,才放棄了「其實等等就會有人來迎接自己」的這種想法。

之後,在一些偶然的機緣下,我才知道自己這樣的情況被稱為W.V.,走失的VOCALOID。

使用者購入VOCALOID並將之啟動後,經過簡單的交流後訂下契約(認證),正式開始使用…這是一般的情形。
不論因為何種原因,當VOCALOID啟動時身邊並沒有「持有者」、即一般俗稱MASTER的人在場時,就會被稱為走失的VOCALOID。
在這樣的情況下,VOCALOID應該要自行發出信號,請求總公司來進行回收的動作。
但即使不採取那樣的措施,在缺乏認證的情況下活動超過十四天後,VOCALOID也會因為超過「試用期限」而強制進入休眠狀態,並自行通知總公司進行回收。

不過那種冷冰冰的條款什麼的我一點興趣都沒有。
不管知不知道那些事情,自己會採取的行動一定只有一個,而當時我也的確那麼做了沒錯――既然沒有MASTER,那麼就去找一個來吧。
趁著現在自己還是一個人很自由的時候,四處走走見識見識這個世界,然後再找個MASTER訂下契約吧!
坐在河濱公園中有些斑駁的長椅上,我一面以鞋跟在柏油路面上敲打出節拍並仰望著逐漸染上橙橘的天空,一面訂下了這般草率的計畫。
之後的事實證明,我在訂立計畫的時候應該更謹慎一點的…

十四天,樂觀一點的話甚至可以說成是半個月。雖然好像會是一段快樂的時光,但事實上最初的兩天幾乎就要了我的命。
仔細一想的話就會發現那是正常到不行的事情,一個身無分文又無依無靠的人在外頭四處遊蕩,撐不了幾天是當然的。
要不是恰好有好心的流浪漢叔叔指點,我可能已經變成路邊的廢棄不可燃垃圾也說不定了。
嗯…不過說是好心可能也有點過度美化了,其實他只是叫我去唱我的歌去,不要在那邊妨礙他翻垃圾桶而已。
總而言之,藉著簡單的街頭賣唱來獲得微薄的收入後,我的一人旅行終於能夠繼續下去。

可是,一個人雖然自由,卻一點都不快樂。
隨著演唱歌曲次數逐漸的加,就越會覺得心中有著什麼念頭不斷地萌生壯起來。
好想要演唱屬於自己的歌曲…而不是像這樣,一味地仿照著既存的他人歌曲。也好想要有人能夠陪伴著自己一起快樂地歌唱…
那個人,是不是就是被稱為MASTER的存在呢?

一旦產生了那樣子的想法之後,便怎麼樣都揮之不去了。
行走在街道上的時候,我的注意力停留在過往行人身上的時間相較於那些未曾見過的美麗景色,漸漸地越來越長。
總是不斷地在思考著,如果他是我的MASTER的話,兩人一起共度的未來會是怎麼樣的一幅光景呢…?
只是那些畢竟都只是一場夢。越是花費時間與心力去觀察人們,越會得出一個結論。
大多數的人們,都對VOCALOID抱持著一種敬而遠之,雖然不算非友善但也絕對不能說是親近的態度。
比如說有小孩子聽到我在哼歌,便嚷著大姐姐大姐姐好害踩著不穩的腳步跑過來時,父母往往會適時地將他們拉回身邊。
又或許是踏入某些店家的時候,店員們瞥見刻印在我左肩上的數字標記時,那深藏在眼神中數種情緒的變化糾結。
哼…像你們這些人,我才不屑讓你們當MASTER呢!

大概也是因為這種人見多了的緣故吧,當我遇見他的時候,反而一下子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才好了。

那是一個晴朗的冬天午後。
四處亂晃的我不經意地踏入了一個還算是靜謐的社區,大概是跑進了牠的勢力範圍了吧,冷不防地從某戶人家中衝出了一隻看似兇猛的惡犬,對著我狂吠。
那時候正巧我的心情也不是很好,雖然還不到當場跟牠對吼的程度,但還是很不地與牠對瞪了起來。
就在戰火一觸即發的時候――他出現了。
不過關於他是如何把狗趕走的,以及他是如何把圍巾圍到我身上的,我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或許是因為在這短短幾天的旅程之中,從來沒有人對我伸出援手過的緣故吧,我陷入了輕微的混亂之中。當我好不容易把思緒中成堆的「為什麼、怎麼可能」驅趕到腦海一角的時候,他的背影早就已在數個街頭之外逐漸淡薄了。
…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可以成為我的MASTER也說不一定。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預感,但我還是下定了決心,追向了那個背影…

或許,這樣的決定將來會令我感到失望。但是我知道,如果在這當下不採取什麼行動的話,將來的我一定會更加後悔…


追記を閉じる▲

FC2blog テーマ:初音ミク - ジャンル:音楽

【2011/03/09 23:57】  |   那是,以約定為名的,羈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從原本的巴哈小屋轉過來的文章。
算是目前預定要撰寫的長篇小說的開頭,
畢竟不是職業的小說家,應該在很多很多地方都會充滿破綻跟漏洞吧,
還請肯賞臉欣賞的各位手下留情了。

那麼以下本文。

――啾啾、啾啾。
在都市中相當常見,圓滾滾的麻雀跳躍在樹梢之間,令垂掛在枝葉上的幾許晶亮露水紛紛墜落而下。
雖然整個正午時分都是在濛濛細雨中度過,但到了午茶的時刻,原本沉重的深灰色雲層已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澄淨的蔚藍天空。冬日時特有,雖然溫暖卻不會令人感到燥熱的和煦陽光,帶來了暖洋洋的幸福感。

若以入冬以來便幾乎天天又濕又冷的天氣來看,今天的天氣實在是相當的不錯。
行走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從一旁相距不遠的傳統市場所傳來的喧囂與活力,也能令人深深感受到這個事實。
是啊,在適的午後出外走走,享受一下戶外清新冷冽的空氣,是多麼愜意的事情哪。

約半小時前,有名青年也是這麼想的。
只不過因為他遇上了一些跟平常人不太有緣分的事情,導致他現在絲毫無心去欣賞天空有多麼蔚藍,或是陽光有多麼耀眼之類的事情。
說穿了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就只是被人跟蹤了而已。
但這也是最令他感到疑惑的一點,為什麼自己得被剛剛才交談不到兩句話的VOCALOID―初音ミク給跟蹤呢…?
一想到這點,那來自於背後的視線似乎又隨之明確了許多,令青年不由得轉身望向背後。
眼角的餘光能夠瞥見目光傳來的方向有著一道嬌小的身影迅速縮進了行道樹的後方。

只不過那幾可觸地、紮成一束馬尾的翠色長髮,依然在行道樹遮蔽不到的地方隨風飄揚著。
也能看見自己剛剛圍在那孩子身上的圍巾一角,隨著髮絲有樣學樣地強調著自身的存在。

「她到底在做什麼啊…」
見到此景的青年,不禁按住額頭,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仔細回想起來,那不過只是半小時前發生的小插曲罷了。
一開始,是因為作業寫到一半遇到了瓶頸,而外頭那冬日午後放晴的陽光實在太有魅力了,才會決定先丟下工作出外走走放鬆心情。
但是才剛踏出家門,曬到太陽還來不及覺得暖和,鄰居那頭愛叫愛咬人的狗又開始狂吠了起來,心情馬上掉至谷底。
雖然覺得很煩燥,但是身為社區內的居民有義務要去現場關心一下,所以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往事發地點走去。
意外的是,當自己走到鄰居家附近的時候,卻赫然發現是個VOCALOID―初音ミク正在跟那頭凶暴到不行的惡犬玩著大眼瞪小眼的遊戲。
先不論為什麼只有在私人住宅或是錄音室內才能見到的VOCALOID會單獨出現在這裡,總而言之自己還是先行將那隻惡名昭彰的狗趕回家。
把狗趕走後,本來想問她為什麼會一個人跑來這裡的,不過注意到她只是目光呆滯地望著自己沒有任何的反應,所以就打消了念頭。
在離開之前,因為覺得只靠她身上那件又是無袖又是迷你裙的衣服應該會覺得冷才是,所以就很多管事的把自己的圍巾圍到了她的身上。
坦白講,就像幫服飾店的模特兒人偶穿衣服一樣,但這樣反而比較輕鬆,反正不管她怎麼樣,那都是她與她的主人之間的問題――
「天氣很冷,妳還是早點回去找妳的主人吧,掰。」最後再丟下這句話後,就拍拍屁股揚長而去,想必從此以後是老死不相往來吧~


但是青年萬萬沒料到,對方竟然就這樣跟了上來。


當他赫然發現ミク竟然尾隨著他時,已經是午後的陽光熱力逐漸消退,接近夕陽西下時候的事情了。
走在沿著學校圍牆鋪設的整齊磚道上,即使校園操場中充滿青春活力的呼喊聲此起彼落,但傳入他耳中的,只有那雙有著相當厚度鞋跟的靴子踩在人行道上時,清脆獨特的喀喀聲。
若是自己停下了腳步,那麼那個腳步聲也會隨之歇止;若是自己加快了腳步,那麼那個腳步聲也會隨之急促起來。
兩人的影子就這樣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地越拉越長,彼此之間的距離時而縮短時而遠離,但始終保持在一個差不多的範圍之內。
看在旁人的眼裡,這應該是相當奇妙的一幅景象吧。
畢竟他們前前後後已經繞了學校快要五圈了。

就在這個你追我跑的遊戲即將屆滿第六圈的時候,青年又再次地回首,而ミク也相當配合地立刻躲到了一旁的樹後。
而就在確認了ミク仍然尚未放棄而忍不住嘆了口氣時,他不經意地瞥見了緊鄰在學校一旁意盎然的社區小公園中,坐於板凳上的高齡長者,向著自己這個方向露出了別有深意的笑容。
就像是在感嘆著年輕真好啊~那樣般的感覺。
無論對方是不是針對自己露出那樣的笑容,此時青年猛烈地有個只想要挖個洞躲起來的念頭。

為什麼好端端地一個大白天,自己卻非得被VOCALOID跟蹤不可啊…?
即使將出門後碰上的那段小插曲反覆重新回想個幾千幾百次,青年始終找不到一個足以令自己信服、讓對方能夠這樣緊跟著自己不放的理由。
但是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自己可是還有家裡的作業要處理的,沒時間陪一個VOCALOID玩捉迷藏的遊戲啊…
又不能讓她就這麼樣跟回家裡,怎麼想都很奇怪。
抹掉著因為長時間步行而自額頭上冒出的汗珠,青年停下了腳步無奈地仰望起逐漸染上了橙橘色彩的天空,在心中咒罵著老天爺幹麻要跟他開這種玩笑。
雖然這跟老天爺一點關係都沒有。
就在此時,他恰巧一眼瞄見了開設在學校斜對面,一間占盡了地利之便的便利商店。
一個早該出現的想法,此時終於閃進了他的腦海之中。


每當走在不遠前方的那道背影停下腳步、亦或是做出即將轉身回望的動作時,ミク總是會敏銳地率先察覺到,而立刻輕快地閃身躲到一旁的遮蔽物之後。
為什麼要那麼做呢?那當然是想要藉著這個機會好好地觀察對方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有沒有資格做自己的MASTER囉?ミク是這麼想的。
專心一意地注視著對方的一舉一動與其他人之間的互動,ミク甚至沒有發現到,自己不知不覺之間,已將那條圍在自己身上的那條圍巾緊緊地握在手心中。
說什麼觀察,別說是騙別人了,就連自己都很清楚自己是在說謊。
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觀察的必要。因為ミク根本就不清楚自己想要的MASTER,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不過只是抱著「如果是他的話或許可以」這樣單純的想法,便衝動地追了上去…
但真正到了只要伸出手就可以碰觸到的距離,ミク反而退縮了。
因為她對於自己是如何被圍上圍巾的前後經過,沒有留下多少的印象。
她畏懼著,萬一對方注視著自己的眼神,跟其他那些人一樣的話,該如何是好?
與其懷抱著希望最後終究夢碎,不如一開始就將之捨棄吧。
但是她又不想就這樣放棄…
猶豫不決。
兩個人之間這段不長卻也不短的距離,或許可以說是ミク缺乏的勇氣與決心的具體象徵也說不定。
但就算她硬是不願承認自己其實是在害怕,時間依然一分一秒地緩緩流逝著。

於是時間到了。

沒有任何的前兆,青年忽然就拔腿跑了起來。
當ミク聽見了急促的跑步聲,從樹後探頭出來赫然發現那個背影已穿越了斑馬線消失在騎樓的轉角處時,她差點忍不住「啊―――――!!!!!!他竟然跑掉了!!!!!」這般地大叫出來。
但在那同時,有著另外一種更為強烈的感受,將她想要大喊出聲的那股衝動壓抑了下去。
失望。
傷心。
難過。
因為對方最後選擇了逃跑,而不是回過頭來看看究竟是誰在跟著自己。
明明就已經察覺到了…為什麼…
強烈的不甘心感剎那間湧上了心頭,令ミク突然有種腳步異常沉重的感覺。
但…難道這樣就要放棄了嗎?難道不想要追上他,好好質問他為什麼要跑掉嗎?

當ミク再次抬起頭來時,她原先眼神中帶有的些許迷茫,全都消失了。
踩著堅定的步伐,ミク毅然追向他的背影消失的那個轉角。


在彎過轉角之後,青年立刻迅速地閃進了一旁的便利商店。
某種意味上來說,正因為自己占盡了地利之便,所以才有辦法實行這個計畫吧。
其實也不是什麼很工於心計的計畫,不過就只是因為彼此之間相隔了一段距離,使得後到的人一定會因為沒有看見先行的人跑進了開設在轉角的便利商店,而會以為自己追丟了對方,如此這般而已。
也就是說,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他應該可以在不久之後,透過便利商店的透明玻璃窗看見隨後追來的ミク才是。
事實證明,這個計畫十分成功。
就在青年剛在櫥窗前偽裝成站著白看雜誌的客人,還在努力平復因為猛然的奔跑而有些急促的呼吸時,那抹碧的身影就滑進了他的視野之中。
帶著極度不安的表情。

起初,青年對於ミク為什麼要跟隨著自己這件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反正不是要道聲謝,就是來歸還圍巾之類感覺完全不重要的事情吧。
雖然那對VOCALOID來說,可能是非得履行,不完成就會死翹翹之類驚天動地的必要事項就是了。
當然,像是什麼其實是VOCALOID要對自己圖謀不軌之類的事情,他更是壓根兒都沒想過,不,應該說那種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發生吧。
但自潔淨的玻璃落地窗一側走來,ミク所顯露出來的神態,卻迫使他不得不去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一手緊緊地抓住了另一手的袖子,在人來人往的騎樓下,ミク以十分不安的神情四處張望著。兩束長長的馬尾隨著她的動作而不斷左右搖晃著,彷彿是在表述她內心的動搖一般,也令她看起來是那麼樣地渺小、那麼樣的無助。
若是硬要找個方式來形容的話,那副模樣就像是失去了MASTER,卻依舊試圖在人潮中尋覓著什麼的樣子吧。
強烈的罪惡感,襲上了青年的心頭。
是自己,讓她露出了那樣的表情的嗎…?
就在罪惡感與無盡的自我苛責讓青年的思緒就像是洗衣機中的衣物般不斷左翻右攪的時候,ミク就像斷線人偶般突然地倒了下去。

是反射動作,亦或是罪惡感驅使下而採取的行動?將手中的雜誌一甩,對於便利商店店員的抱怨充耳不聞,青年連忙奔出了店門,小心翼翼地攙扶起了ミク。
見到了扶起自己的人是剛剛一直跟隨著的青年,ミク硬是擠出了一個笑容,感覺十分虛弱的笑容。
即使無從得知為何眼前的VOCALOID為何會因為找不到自己而顯露出寂寞的表情,又為何會因為見到自己而露出欣慰的笑容,但對她來說,一定都是相當相當重要的理由吧。
在為手臂中那份「生命」的重量之輕而感到訝異的同時,青年也對她感到頗為愧疚…只是現在說什麼,都太遲了吧…

鋪設在騎樓外側的人行磚道,此時逐漸地渲染上一點一滴的陰影,然後隨著細碎的雨聲逐漸化為整齊劃一的深灰色。
但無論是周圍行人的好奇目光,還是音量逐漸轉大的雨聲,都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了。

宛如無限的沉默,最後終於被ミク吐露出的話聲給打破。
「那個……雖然很突、然,請問…你是不是可以當、我的,MASTER呢……?」
但緊隨在那氣若游絲的問句之後,卻相當突兀地響起了兩三聲不算大卻十分響亮的「咕嚕」聲。
青年一下子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總而言之還是先擠出了一個苦笑,做了一個不算是回答的回答。

「呃……總而言之,還是先到我家來坐坐好了…?」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3/09 23:59】  |   那是,以約定為名的,羈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