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クのためのブログ。 為了ミク而創設的BLOG。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從原本的巴哈小屋轉過來的文章。
算是目前預定要撰寫的長篇小說的開頭,
畢竟不是職業的小說家,應該在很多很多地方都會充滿破綻跟漏洞吧,
還請肯賞臉欣賞的各位手下留情了。

那麼以下本文。

――啾啾、啾啾。
在都市中相當常見,圓滾滾的麻雀跳躍在樹梢之間,令垂掛在枝葉上的幾許晶亮露水紛紛墜落而下。
雖然整個正午時分都是在濛濛細雨中度過,但到了午茶的時刻,原本沉重的深灰色雲層已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澄淨的蔚藍天空。冬日時特有,雖然溫暖卻不會令人感到燥熱的和煦陽光,帶來了暖洋洋的幸福感。

若以入冬以來便幾乎天天又濕又冷的天氣來看,今天的天氣實在是相當的不錯。
行走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從一旁相距不遠的傳統市場所傳來的喧囂與活力,也能令人深深感受到這個事實。
是啊,在適的午後出外走走,享受一下戶外清新冷冽的空氣,是多麼愜意的事情哪。

約半小時前,有名青年也是這麼想的。
只不過因為他遇上了一些跟平常人不太有緣分的事情,導致他現在絲毫無心去欣賞天空有多麼蔚藍,或是陽光有多麼耀眼之類的事情。
說穿了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就只是被人跟蹤了而已。
但這也是最令他感到疑惑的一點,為什麼自己得被剛剛才交談不到兩句話的VOCALOID―初音ミク給跟蹤呢…?
一想到這點,那來自於背後的視線似乎又隨之明確了許多,令青年不由得轉身望向背後。
眼角的餘光能夠瞥見目光傳來的方向有著一道嬌小的身影迅速縮進了行道樹的後方。

只不過那幾可觸地、紮成一束馬尾的翠色長髮,依然在行道樹遮蔽不到的地方隨風飄揚著。
也能看見自己剛剛圍在那孩子身上的圍巾一角,隨著髮絲有樣學樣地強調著自身的存在。

「她到底在做什麼啊…」
見到此景的青年,不禁按住額頭,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仔細回想起來,那不過只是半小時前發生的小插曲罷了。
一開始,是因為作業寫到一半遇到了瓶頸,而外頭那冬日午後放晴的陽光實在太有魅力了,才會決定先丟下工作出外走走放鬆心情。
但是才剛踏出家門,曬到太陽還來不及覺得暖和,鄰居那頭愛叫愛咬人的狗又開始狂吠了起來,心情馬上掉至谷底。
雖然覺得很煩燥,但是身為社區內的居民有義務要去現場關心一下,所以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往事發地點走去。
意外的是,當自己走到鄰居家附近的時候,卻赫然發現是個VOCALOID―初音ミク正在跟那頭凶暴到不行的惡犬玩著大眼瞪小眼的遊戲。
先不論為什麼只有在私人住宅或是錄音室內才能見到的VOCALOID會單獨出現在這裡,總而言之自己還是先行將那隻惡名昭彰的狗趕回家。
把狗趕走後,本來想問她為什麼會一個人跑來這裡的,不過注意到她只是目光呆滯地望著自己沒有任何的反應,所以就打消了念頭。
在離開之前,因為覺得只靠她身上那件又是無袖又是迷你裙的衣服應該會覺得冷才是,所以就很多管事的把自己的圍巾圍到了她的身上。
坦白講,就像幫服飾店的模特兒人偶穿衣服一樣,但這樣反而比較輕鬆,反正不管她怎麼樣,那都是她與她的主人之間的問題――
「天氣很冷,妳還是早點回去找妳的主人吧,掰。」最後再丟下這句話後,就拍拍屁股揚長而去,想必從此以後是老死不相往來吧~


但是青年萬萬沒料到,對方竟然就這樣跟了上來。


當他赫然發現ミク竟然尾隨著他時,已經是午後的陽光熱力逐漸消退,接近夕陽西下時候的事情了。
走在沿著學校圍牆鋪設的整齊磚道上,即使校園操場中充滿青春活力的呼喊聲此起彼落,但傳入他耳中的,只有那雙有著相當厚度鞋跟的靴子踩在人行道上時,清脆獨特的喀喀聲。
若是自己停下了腳步,那麼那個腳步聲也會隨之歇止;若是自己加快了腳步,那麼那個腳步聲也會隨之急促起來。
兩人的影子就這樣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地越拉越長,彼此之間的距離時而縮短時而遠離,但始終保持在一個差不多的範圍之內。
看在旁人的眼裡,這應該是相當奇妙的一幅景象吧。
畢竟他們前前後後已經繞了學校快要五圈了。

就在這個你追我跑的遊戲即將屆滿第六圈的時候,青年又再次地回首,而ミク也相當配合地立刻躲到了一旁的樹後。
而就在確認了ミク仍然尚未放棄而忍不住嘆了口氣時,他不經意地瞥見了緊鄰在學校一旁意盎然的社區小公園中,坐於板凳上的高齡長者,向著自己這個方向露出了別有深意的笑容。
就像是在感嘆著年輕真好啊~那樣般的感覺。
無論對方是不是針對自己露出那樣的笑容,此時青年猛烈地有個只想要挖個洞躲起來的念頭。

為什麼好端端地一個大白天,自己卻非得被VOCALOID跟蹤不可啊…?
即使將出門後碰上的那段小插曲反覆重新回想個幾千幾百次,青年始終找不到一個足以令自己信服、讓對方能夠這樣緊跟著自己不放的理由。
但是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自己可是還有家裡的作業要處理的,沒時間陪一個VOCALOID玩捉迷藏的遊戲啊…
又不能讓她就這麼樣跟回家裡,怎麼想都很奇怪。
抹掉著因為長時間步行而自額頭上冒出的汗珠,青年停下了腳步無奈地仰望起逐漸染上了橙橘色彩的天空,在心中咒罵著老天爺幹麻要跟他開這種玩笑。
雖然這跟老天爺一點關係都沒有。
就在此時,他恰巧一眼瞄見了開設在學校斜對面,一間占盡了地利之便的便利商店。
一個早該出現的想法,此時終於閃進了他的腦海之中。


每當走在不遠前方的那道背影停下腳步、亦或是做出即將轉身回望的動作時,ミク總是會敏銳地率先察覺到,而立刻輕快地閃身躲到一旁的遮蔽物之後。
為什麼要那麼做呢?那當然是想要藉著這個機會好好地觀察對方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有沒有資格做自己的MASTER囉?ミク是這麼想的。
專心一意地注視著對方的一舉一動與其他人之間的互動,ミク甚至沒有發現到,自己不知不覺之間,已將那條圍在自己身上的那條圍巾緊緊地握在手心中。
說什麼觀察,別說是騙別人了,就連自己都很清楚自己是在說謊。
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觀察的必要。因為ミク根本就不清楚自己想要的MASTER,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不過只是抱著「如果是他的話或許可以」這樣單純的想法,便衝動地追了上去…
但真正到了只要伸出手就可以碰觸到的距離,ミク反而退縮了。
因為她對於自己是如何被圍上圍巾的前後經過,沒有留下多少的印象。
她畏懼著,萬一對方注視著自己的眼神,跟其他那些人一樣的話,該如何是好?
與其懷抱著希望最後終究夢碎,不如一開始就將之捨棄吧。
但是她又不想就這樣放棄…
猶豫不決。
兩個人之間這段不長卻也不短的距離,或許可以說是ミク缺乏的勇氣與決心的具體象徵也說不定。
但就算她硬是不願承認自己其實是在害怕,時間依然一分一秒地緩緩流逝著。

於是時間到了。

沒有任何的前兆,青年忽然就拔腿跑了起來。
當ミク聽見了急促的跑步聲,從樹後探頭出來赫然發現那個背影已穿越了斑馬線消失在騎樓的轉角處時,她差點忍不住「啊―――――!!!!!!他竟然跑掉了!!!!!」這般地大叫出來。
但在那同時,有著另外一種更為強烈的感受,將她想要大喊出聲的那股衝動壓抑了下去。
失望。
傷心。
難過。
因為對方最後選擇了逃跑,而不是回過頭來看看究竟是誰在跟著自己。
明明就已經察覺到了…為什麼…
強烈的不甘心感剎那間湧上了心頭,令ミク突然有種腳步異常沉重的感覺。
但…難道這樣就要放棄了嗎?難道不想要追上他,好好質問他為什麼要跑掉嗎?

當ミク再次抬起頭來時,她原先眼神中帶有的些許迷茫,全都消失了。
踩著堅定的步伐,ミク毅然追向他的背影消失的那個轉角。


在彎過轉角之後,青年立刻迅速地閃進了一旁的便利商店。
某種意味上來說,正因為自己占盡了地利之便,所以才有辦法實行這個計畫吧。
其實也不是什麼很工於心計的計畫,不過就只是因為彼此之間相隔了一段距離,使得後到的人一定會因為沒有看見先行的人跑進了開設在轉角的便利商店,而會以為自己追丟了對方,如此這般而已。
也就是說,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他應該可以在不久之後,透過便利商店的透明玻璃窗看見隨後追來的ミク才是。
事實證明,這個計畫十分成功。
就在青年剛在櫥窗前偽裝成站著白看雜誌的客人,還在努力平復因為猛然的奔跑而有些急促的呼吸時,那抹碧的身影就滑進了他的視野之中。
帶著極度不安的表情。

起初,青年對於ミク為什麼要跟隨著自己這件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反正不是要道聲謝,就是來歸還圍巾之類感覺完全不重要的事情吧。
雖然那對VOCALOID來說,可能是非得履行,不完成就會死翹翹之類驚天動地的必要事項就是了。
當然,像是什麼其實是VOCALOID要對自己圖謀不軌之類的事情,他更是壓根兒都沒想過,不,應該說那種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發生吧。
但自潔淨的玻璃落地窗一側走來,ミク所顯露出來的神態,卻迫使他不得不去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一手緊緊地抓住了另一手的袖子,在人來人往的騎樓下,ミク以十分不安的神情四處張望著。兩束長長的馬尾隨著她的動作而不斷左右搖晃著,彷彿是在表述她內心的動搖一般,也令她看起來是那麼樣地渺小、那麼樣的無助。
若是硬要找個方式來形容的話,那副模樣就像是失去了MASTER,卻依舊試圖在人潮中尋覓著什麼的樣子吧。
強烈的罪惡感,襲上了青年的心頭。
是自己,讓她露出了那樣的表情的嗎…?
就在罪惡感與無盡的自我苛責讓青年的思緒就像是洗衣機中的衣物般不斷左翻右攪的時候,ミク就像斷線人偶般突然地倒了下去。

是反射動作,亦或是罪惡感驅使下而採取的行動?將手中的雜誌一甩,對於便利商店店員的抱怨充耳不聞,青年連忙奔出了店門,小心翼翼地攙扶起了ミク。
見到了扶起自己的人是剛剛一直跟隨著的青年,ミク硬是擠出了一個笑容,感覺十分虛弱的笑容。
即使無從得知為何眼前的VOCALOID為何會因為找不到自己而顯露出寂寞的表情,又為何會因為見到自己而露出欣慰的笑容,但對她來說,一定都是相當相當重要的理由吧。
在為手臂中那份「生命」的重量之輕而感到訝異的同時,青年也對她感到頗為愧疚…只是現在說什麼,都太遲了吧…

鋪設在騎樓外側的人行磚道,此時逐漸地渲染上一點一滴的陰影,然後隨著細碎的雨聲逐漸化為整齊劃一的深灰色。
但無論是周圍行人的好奇目光,還是音量逐漸轉大的雨聲,都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了。

宛如無限的沉默,最後終於被ミク吐露出的話聲給打破。
「那個……雖然很突、然,請問…你是不是可以當、我的,MASTER呢……?」
但緊隨在那氣若游絲的問句之後,卻相當突兀地響起了兩三聲不算大卻十分響亮的「咕嚕」聲。
青年一下子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總而言之還是先擠出了一個苦笑,做了一個不算是回答的回答。

「呃……總而言之,還是先到我家來坐坐好了…?」


追記を閉じる▲
関連記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0/03/09 23:59】  |   那是,以約定為名的,羈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