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クのためのブログ。 為了ミク而創設的BLOG。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系列小說中,算是外傳一樣的篇章。

雖然本篇的進度還未觸及到,但是在這短短的篇章中,
提及了某位人物的過去,還有主角為何會有那種想法的緣由,
以及關於"VOCALOID出租業"這個奇妙行業的冰山一角。

不過只作為單篇閱讀的話應該只會感受到作者深深的特氣息吧(笑)
這次的尺度也算是個人自己的一個挑戰就是了…

那麼以下本文。
「世界で~一番おひめさま~…」
聽見那道再也熟悉不過的「自己的歌聲」,即使明知道結果,我依然忍不住將目光投向歌聲傳來的方向。
街道一旁的展示櫥窗中,正播放著前次大受好評的初音ミク演唱會的BD影像。歌聲,便是透過那個店家設置在店外的立體音響所傳來的。
注視著在無數個液晶電視螢幕中載歌載舞,初音ミク光鮮亮麗的身姿,以及台下歡聲雷動的觀眾反應,不禁令我感到心中有些五味雜陳。
擦得一塵不染的晶亮櫥窗玻璃上,清楚地倒映出了因為演唱會影像而駐足不前的行人身影,也鮮明地映出了我的模樣。
以帶有蝴蝶紋樣與花朵裝飾的和風髮飾理成了兩束及膝的青色長馬尾,深紫色為基調再添上金色的蝴蝶圖樣、金邊與蕾絲,前胸大開的華麗和服上衣,紮在前腰際的鮮豔粉紅色腰帶,再搭配感覺十分妖艷的迷你裙與有些半透明的色過膝襪。
穿著名為「蝶」的套裝華麗和服,露出有些感傷神情的電子偶像少女。VOCALOID CV01 初音ミク,那便是我被賦予的名字。

「不過…那個名字,應該只有妳有資格擁有吧…」
擦上了青瓷指甲油的指尖被冰冷的玻璃阻絕著,望著伸手也觸及不到的另一側,我如此低聲自語道。
現在我所露出的表情,一定是相當苦澀的笑容吧。


過去,我也曾經懷抱有夢想。
即使是被安置在專營VOCALOID出租的店家之中,理解到自己不會有個固定的Master,甚至連相關的記憶都不會留下。
純真的我依然認為只要努力地獻出歌聲,總有一天或許、可能、說不定有機會可以開創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但是,現實卻令我不得不體認到,大家渴望能夠在我們身上尋得的,或許不是這份「歌聲」的事實…
這麼說來,今天的「工作」,也是因為承租的Master要求,才會特別換上這套服裝的呢…
手指下意識地觸碰到胸前的「01」標記,彷彿能夠聽見周遭路人們忍不住嚥下口水的聲音。

「CV01…我在這裡,只配擁有這種程度的名字哪…………啊。」
就在說著洩氣話的同時,我終於注意到液晶電視上的時間,已經來到了距離赴約時間相當接近的時刻。
奮力地穿過不知何時高築起的人牆,向不知如何是好而一臉困擾的家電行老闆說聲對不起,急急忙忙地趕往承租的Master的家——

「嗯?妳可終於來了,穿成這樣還不錯看嘛。這次我找了更多人來,可別像上次一樣到一半就昏過去了啊。」
——那是我能夠清楚回想起來的最後一句話。


---


咳咳、咳咳咳…!
因為有東西跑進氣管而引起的激烈嗆咳,強迫性地令我清醒了過來。
室內因為拉下了窗廉而顯得一片漆,但是我很清楚,自己現在正倒在自己的床上。
每次前往承租的Master家中,最後恢復意識的時候幾乎都是這樣子的狀態。
伴隨著許多想不起來由的「痕跡」。

茫然地躺在床上,試圖想要想起什麼卻一如以往徒勞無功,只餘下身體各處的悲鳴與抗議隨著意識逐漸清晰而明確起來。
記憶仍然鮮明的華麗和服,如今僅是衣衫不整地勉強披掛在身上,完全失去了作為服飾的功用。
口中殘留著的腥臭苦澀與粘膩的噁心感,全身上下無數的疼痛感,自下腹部傳來的陣陣沉悶鈍痛感,以及附著在頭髮及身體各處的不明液體所帶來的嚴重不快感。
雖然想要作點什麼,但有如進行過激烈運動般的四肢無力感卻將我緊緊綑綁在床上,動彈不得。
難以言喻的喪失感深植空洞的心中,以及…悔恨感。
即使緊咬著牙強忍下不成聲的嗚噎啜泣,但溫熱的淚水依舊雙雙滑落臉龐,濡濕了床單。

「哈、哈哈…咳咳…」
忍不住想要嘲笑自己。
自己的歌聲沒有任何人在意,他們需要的不過只是一個發洩慾望的對象而已這種事,明明早就已經心知肚明。
明明早就已經下定決心不要再為這種事情哭泣了,為什麼卻止不住淚水呢…?
值得慶幸的是,今天其他的「同事們」似乎也都外出承接委託去了,所以不會有人來探望自己,也就不會有人看到自己現在這副悽慘的模樣了。
「吶…我的歌聲…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的呢…?」
『妳的歌聲很漂亮呢,謝謝妳的協助,很高興能夠跟妳合作。對了,可以的話,請妳下次不要再稱呼我為Master了。』
不經意地,憶起了某人曾經說過的話語,只是他是誰,我永遠也沒有機會想起來了。
畢竟就連這段話語,也是我用盡各種方法,才得以留存下來的唯一片段。
「謝謝你…然後……再見了…」
因為,結束租賃契約之後,我將會忘記與你合作過的這段時光…。
朝著伸手不見五指的無人空間,我向著偶然回想起來,唯一願意肯定我的歌聲的某人,道謝與告別著。

無從選擇。身為租賃用VOCALOID的我,永遠沒有辦法靠自己的力量離開這裡。









咚咚咚咚咚…
「…嗯…嗯嗯…?」
揉著惺忪的睡眼拿起床頭的時鐘一看,迷濛的思緒過了好一陣子才理解到,現在的時刻已是剛換日不久的深夜,距離自己沐浴更衣完畢上床就寢不過也才經過了幾十分鐘而已。
這種夜半人靜的時分,究竟是誰會來敲門擾人清夢…?
雖然很想翻個身拿大蔥抱枕蓋住頭,裝作沒聽見的樣子,但是敲門聲以穩定的節奏與一定的力道不斷地響著,有效地將我的瞌睡蟲趕得一隻不剩。

「嗚…痛痛痛……不好意思請稍候一下喔!」
忍受著全身上下傳來的疼痛與痠麻感並抱著大半夜被吵醒的委屈感,我離開令人眷戀的被窩,有些步履蹣跚地前往應門。
這麼說來,從剛剛開始就聽到房間外頭好像十分吵鬧的樣子,大半夜的…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是哪位…?」
怯生生地拉開房門,站立在門外的是一名高大的男子。一頭火紅色的短髮,雪白添以紅色滾邊的長上衣,再加上不合時節的深紅長圍巾…
…感覺超詭異的。我不禁在心中「唔。」了一聲,但是對方戴著墨鏡,沒有辦法從對方的眼神之中得到什麼有用的資訊。
雖然門外長廊燈火通明,並且不時有著從未見過的人一面用無線電交談著一面匆促路過,卻沒有人向這邊看上一眼過。
………看來這個時候只能靠自己了…但是……該該該怎麼辦才好…!?
就在我站在原地愣愣地注視著對方,內心百般手足無措之際,對方像是看穿了我的思緒一般,嘴角突然勾起一道令人感到有些不的笑容。
「我們是來迎接妳的,小姐。請問妳的名字是?」
「呃、咦!?」
見到我驚訝的反應,掛在對方臉上的笑意似乎更顯得濃厚許多。
這個人…一定是故意不說出自己的來歷…難道是承租的客人?可是這種大半夜的…
越是想要理清思緒,過多的疑問與不安便更加迅速地揉合成無法解開的團塊,將思路給堵死。
而且,名字這種東西…我……
不動聲色地掩住今天工作時在手腕上殘留下的輕微瘀傷,我忍不住避開了對方的視線。
像是早就料到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一般,就在我低落地垂下頭來之際,他終於輕笑出聲。
「呵…不好意思忍不住想要捉弄妳一下呢。總之,請問妳想要離開這裡嗎?初音ミク小姐。」
「咦…」
我猛然抬起頭來,恰巧與他不知何時取下墨鏡的眼神交會。

——這段時間以來真是辛苦妳了。彷彿如此述說著的眼神。

透明的水珠,無聲無息地自面頰滑落而下。
関連記事


追記を閉じる▲
「世界で~一番おひめさま~…」
聽見那道再也熟悉不過的「自己的歌聲」,即使明知道結果,我依然忍不住將目光投向歌聲傳來的方向。
街道一旁的展示櫥窗中,正播放著前次大受好評的初音ミク演唱會的BD影像。歌聲,便是透過那個店家設置在店外的立體音響所傳來的。
注視著在無數個液晶電視螢幕中載歌載舞,初音ミク光鮮亮麗的身姿,以及台下歡聲雷動的觀眾反應,不禁令我感到心中有些五味雜陳。
擦得一塵不染的晶亮櫥窗玻璃上,清楚地倒映出了因為演唱會影像而駐足不前的行人身影,也鮮明地映出了我的模樣。
以帶有蝴蝶紋樣與花朵裝飾的和風髮飾理成了兩束及膝的青色長馬尾,深紫色為基調再添上金色的蝴蝶圖樣、金邊與蕾絲,前胸大開的華麗和服上衣,紮在前腰際的鮮豔粉紅色腰帶,再搭配感覺十分妖艷的迷你裙與有些半透明的色過膝襪。
穿著名為「蝶」的套裝華麗和服,露出有些感傷神情的電子偶像少女。VOCALOID CV01 初音ミク,那便是我被賦予的名字。

「不過…那個名字,應該只有妳有資格擁有吧…」
擦上了青瓷指甲油的指尖被冰冷的玻璃阻絕著,望著伸手也觸及不到的另一側,我如此低聲自語道。
現在我所露出的表情,一定是相當苦澀的笑容吧。


過去,我也曾經懷抱有夢想。
即使是被安置在專營VOCALOID出租的店家之中,理解到自己不會有個固定的Master,甚至連相關的記憶都不會留下。
純真的我依然認為只要努力地獻出歌聲,總有一天或許、可能、說不定有機會可以開創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但是,現實卻令我不得不體認到,大家渴望能夠在我們身上尋得的,或許不是這份「歌聲」的事實…
這麼說來,今天的「工作」,也是因為承租的Master要求,才會特別換上這套服裝的呢…
手指下意識地觸碰到胸前的「01」標記,彷彿能夠聽見周遭路人們忍不住嚥下口水的聲音。

「CV01…我在這裡,只配擁有這種程度的名字哪…………啊。」
就在說著洩氣話的同時,我終於注意到液晶電視上的時間,已經來到了距離赴約時間相當接近的時刻。
奮力地穿過不知何時高築起的人牆,向不知如何是好而一臉困擾的家電行老闆說聲對不起,急急忙忙地趕往承租的Master的家——

「嗯?妳可終於來了,穿成這樣還不錯看嘛。這次我找了更多人來,可別像上次一樣到一半就昏過去了啊。」
——那是我能夠清楚回想起來的最後一句話。


---


咳咳、咳咳咳…!
因為有東西跑進氣管而引起的激烈嗆咳,強迫性地令我清醒了過來。
室內因為拉下了窗廉而顯得一片漆,但是我很清楚,自己現在正倒在自己的床上。
每次前往承租的Master家中,最後恢復意識的時候幾乎都是這樣子的狀態。
伴隨著許多想不起來由的「痕跡」。

茫然地躺在床上,試圖想要想起什麼卻一如以往徒勞無功,只餘下身體各處的悲鳴與抗議隨著意識逐漸清晰而明確起來。
記憶仍然鮮明的華麗和服,如今僅是衣衫不整地勉強披掛在身上,完全失去了作為服飾的功用。
口中殘留著的腥臭苦澀與粘膩的噁心感,全身上下無數的疼痛感,自下腹部傳來的陣陣沉悶鈍痛感,以及附著在頭髮及身體各處的不明液體所帶來的嚴重不快感。
雖然想要作點什麼,但有如進行過激烈運動般的四肢無力感卻將我緊緊綑綁在床上,動彈不得。
難以言喻的喪失感深植空洞的心中,以及…悔恨感。
即使緊咬著牙強忍下不成聲的嗚噎啜泣,但溫熱的淚水依舊雙雙滑落臉龐,濡濕了床單。

「哈、哈哈…咳咳…」
忍不住想要嘲笑自己。
自己的歌聲沒有任何人在意,他們需要的不過只是一個發洩慾望的對象而已這種事,明明早就已經心知肚明。
明明早就已經下定決心不要再為這種事情哭泣了,為什麼卻止不住淚水呢…?
值得慶幸的是,今天其他的「同事們」似乎也都外出承接委託去了,所以不會有人來探望自己,也就不會有人看到自己現在這副悽慘的模樣了。
「吶…我的歌聲…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的呢…?」
『妳的歌聲很漂亮呢,謝謝妳的協助,很高興能夠跟妳合作。對了,可以的話,請妳下次不要再稱呼我為Master了。』
不經意地,憶起了某人曾經說過的話語,只是他是誰,我永遠也沒有機會想起來了。
畢竟就連這段話語,也是我用盡各種方法,才得以留存下來的唯一片段。
「謝謝你…然後……再見了…」
因為,結束租賃契約之後,我將會忘記與你合作過的這段時光…。
朝著伸手不見五指的無人空間,我向著偶然回想起來,唯一願意肯定我的歌聲的某人,道謝與告別著。

無從選擇。身為租賃用VOCALOID的我,永遠沒有辦法靠自己的力量離開這裡。









咚咚咚咚咚…
「…嗯…嗯嗯…?」
揉著惺忪的睡眼拿起床頭的時鐘一看,迷濛的思緒過了好一陣子才理解到,現在的時刻已是剛換日不久的深夜,距離自己沐浴更衣完畢上床就寢不過也才經過了幾十分鐘而已。
這種夜半人靜的時分,究竟是誰會來敲門擾人清夢…?
雖然很想翻個身拿大蔥抱枕蓋住頭,裝作沒聽見的樣子,但是敲門聲以穩定的節奏與一定的力道不斷地響著,有效地將我的瞌睡蟲趕得一隻不剩。

「嗚…痛痛痛……不好意思請稍候一下喔!」
忍受著全身上下傳來的疼痛與痠麻感並抱著大半夜被吵醒的委屈感,我離開令人眷戀的被窩,有些步履蹣跚地前往應門。
這麼說來,從剛剛開始就聽到房間外頭好像十分吵鬧的樣子,大半夜的…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是哪位…?」
怯生生地拉開房門,站立在門外的是一名高大的男子。一頭火紅色的短髮,雪白添以紅色滾邊的長上衣,再加上不合時節的深紅長圍巾…
…感覺超詭異的。我不禁在心中「唔。」了一聲,但是對方戴著墨鏡,沒有辦法從對方的眼神之中得到什麼有用的資訊。
雖然門外長廊燈火通明,並且不時有著從未見過的人一面用無線電交談著一面匆促路過,卻沒有人向這邊看上一眼過。
………看來這個時候只能靠自己了…但是……該該該怎麼辦才好…!?
就在我站在原地愣愣地注視著對方,內心百般手足無措之際,對方像是看穿了我的思緒一般,嘴角突然勾起一道令人感到有些不的笑容。
「我們是來迎接妳的,小姐。請問妳的名字是?」
「呃、咦!?」
見到我驚訝的反應,掛在對方臉上的笑意似乎更顯得濃厚許多。
這個人…一定是故意不說出自己的來歷…難道是承租的客人?可是這種大半夜的…
越是想要理清思緒,過多的疑問與不安便更加迅速地揉合成無法解開的團塊,將思路給堵死。
而且,名字這種東西…我……
不動聲色地掩住今天工作時在手腕上殘留下的輕微瘀傷,我忍不住避開了對方的視線。
像是早就料到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一般,就在我低落地垂下頭來之際,他終於輕笑出聲。
「呵…不好意思忍不住想要捉弄妳一下呢。總之,請問妳想要離開這裡嗎?初音ミク小姐。」
「咦…」
我猛然抬起頭來,恰巧與他不知何時取下墨鏡的眼神交會。

——這段時間以來真是辛苦妳了。彷彿如此述說著的眼神。

透明的水珠,無聲無息地自面頰滑落而下。
関連記事

FC2blog テーマ:初音ミク - ジャンル:音楽

【2011/07/04 01:13】  |   那是,以約定為名的,羈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