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クのためのブログ。 為了ミク而創設的BLOG。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注意:以下皆為大量妄想下的產物,請慎入。
 無法接受大量妄想荼毒者請小心離去。
※注意:本篇文章只有初音ミク登場,請確認自己可否接受之後再繼續閱讀。

在看到其他人的同人文章有著非常大膽的展開之時,
自嘲地說「我家的人大概頂多只能作到牽手的程度吧」,
然後便以牽手兩個字作為主題而衍生出來的短篇。

也可以算是「集點贈品」系列(?)的第三篇吧。
老樣子,還是很閃(掩面)
這次的字數稍微偏多了一點,還請各位慢慢欣賞了。

其實因為只用了三天就趕出來所以我覺得這篇還滿支離破碎的(轉臉

以下本文。

叩咚、叩咚。
「嗚、嗚嗯……」
隨著以穩定速度前進著的路面電車不時搖晃振動,站在車門邊小角落的ミク也隨之發出了輕聲的悲鳴。
原因無他,因為假日午後的乘車人潮早就遠遠超過了車廂所能承受的人數。即使被擠到了車內一角,每當列車晃動的時候,不留一絲隙縫的人群互相推擠所製造出的巨大壓力就會無情地傳至她的身上。
雖然列車上的空調系統十分有效,即使車廂爆滿也能夠提供有效的降溫效果這點令人慶幸,但依然無法減緩快被壓扁在角落的ミク瀕臨忍耐的極限。

「嗚嗚…好……擠…Master…都是你啦―――!」

追根究底,一切都是因為Master在早上的時候,突然就沒頭沒腦地提出了「今天天氣不錯,我們出去走走吧?」的提議。
而Master甚至還在ミク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之時,就把不知何時預先準備好了的白色連身長裙塞到ミク的手上,讓她根本無從選擇…。
以結論而言,可以說根本就是Master用強硬的手段促成這次的外出…不過其實ミク也沒有想過要拒絕就是了。
畢竟對ミク來說,平常除了出外採買些生活用品之外,很少有機會能夠跟總是專心致力於音樂方面工作的Master一起出門。因此縱然只是漫無目的地在外頭四處遊蕩,但光是能夠跟Master出外散心這一點,就已經讓ミク十分滿足了。
可是歸途時所搭乘的路面電車,卻令這段或許能夠成為日後美好回憶的時光迅速地變質成為惡夢的一部分。
一想到這裡,ミク就以有些怨恨的眼神抬頭望向了站在她正前方的Master。察覺到ミク的視線,Master只是回以一個充滿歉意的笑容。
「呃…不好意思,ミク…再忍耐一下下就好了…」
「……哼…」
裝做一臉不的ミク別開了臉,但目光依然停留在Master的身上。其實她心裡很清楚,她所身處的這個角落,或許可以說是目前列車上除了坐位以外最舒適的空間了,因為站在她正前方的Master,怎麼看都是在替她阻擋人群推擠的壓力。
「…耍什麼帥嘛……」
以對方聽不到的音量,ミク嘟著嘴不地悄聲抱怨著。

話雖然是這麼說,不過事實上ミク並沒有把握Master聽不見她的嘀咕,因為兩個人的距離真的太近、太近了。
近到可以感受到對方吐息的程度。
每當Master呼出的氣息觸及到她因為換成了白色連身長裙而裸露出來的白皙肩頸,就會讓ミク湧起一種難以忍受的感覺。
不知如何抒發這種感覺的ミク,只好下意識地緊緊抓著自己的衣服。
所幸,這段尷尬的時間並沒有持續多久。

「ミク,就要到站了唷,準備好了嗎?」
熟悉不已的溫柔話聲,將已經有些出神了的ミク意識一下子拉回擁擠嘈雜的車廂內部。
「啊,是!…準備…是……?」
「傻瓜,當然是衝第一啦。這一站可是大站呢,如果走得慢一點的話,可是會被那些兇猛的人潮吞沒的唷。」
「咦……?!」
可能是腦海中一瞬間浮現出遭人群踩扁的自己與Master的模樣的緣故吧,ミク原來還因為和Master靠得有些過於接近而顯得略為羞澀的神情瞬間轉為不安的慘。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車廂內的廣播剛好也念完了最後一句提醒。伴隨著熱風的湧入,ミク身旁的車門就這麼樣應聲開啟――
幾乎就在同樣的時刻,像是要安撫ミク的不安一般,Master牽起了ミク的手,露出了像是個大孩子般頑皮的笑容。
「走吧,不用怕,跟著我就沒錯了!第一名在等著我們呢!」
「…嗯!」


在夕陽餘暉撒落一地橘黃的街道上,兩道被拉得長長地、一高一低的人影手牽著手,緩步行走著。
望了望走在前方的Master背影,又看了看出門前,Master綁在自己左手臂上,把01的數字遮掩住的絲巾,ミク再度低下了頭來。
其實,這是ミク與Master相遇以來,第一次牽手呢。說真的,這並不能代表什麼,不過ミク卻覺得好高興、好高興。
同時也覺得,心中有一道揮之不開的陰影,纏住了她。

「吶…Master……」
「嗯?」
注視著Master回身投射而來充滿疑問的目光,ミク鼓足了勇氣,將心中的疑問一吐而出。
「我…跟Master之間,只是Master與VOCALOID的關係而已嗎?」
「呃?這個嘛…嗯…」
不過接受了問題的Master,只是抓了抓臉,露出一副有些困擾的模樣。
果然,是這個樣子嗎…

不知不覺間,兩人相繫著的手鬆開了。
在手上那股暖意消失的同時,ミク感到有些失落,卻也有些安心。
那不是屬於她的溫暖,所以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夠了――
低頭佇立不前看著地上的影漸行漸遠的ミク,不禁開始有些自嘲。
我與Master兩人的手,果然應該要像兩人的心與心那樣,有段距離才對呢――

但就在ミク的淚水滑落以前,她的左手又再度被牽起來了。
「咦……」
因為訝異而抬起頭來的ミク面前,是Master一臉無奈的神情。
「妳喔…真是拿妳沒辦法。好啦,我輸了,我想應該不是只有Master跟VOCALOID之間的關係那麼簡單吧。」
染上黃昏色彩的Master神情,看起來比平常格外地認真了許多。

「妳是我相當重視的人喔,ミク。」

起初,ミク還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但是當Master補上最後那句話的時候,她終於能夠確定,她沒有聽錯。
「…Master…!!」
「哇!不要抱上來,很熱很熱的!」
帶著又驚又喜含著淚水的笑容,ミク高興地撲向了Master。
而Master雖然嘴巴上拒絕,卻依然溫柔地抱緊了飛撲而來的ミク。


「唔…話說回來,ミク妳不熱嗎……」
「才不會熱呢,這可是ミク的Master才有的溫暖唷!」
関連記事


追記を閉じる▲
叩咚、叩咚。
「嗚、嗚嗯……」
隨著以穩定速度前進著的路面電車不時搖晃振動,站在車門邊小角落的ミク也隨之發出了輕聲的悲鳴。
原因無他,因為假日午後的乘車人潮早就遠遠超過了車廂所能承受的人數。即使被擠到了車內一角,每當列車晃動的時候,不留一絲隙縫的人群互相推擠所製造出的巨大壓力就會無情地傳至她的身上。
雖然列車上的空調系統十分有效,即使車廂爆滿也能夠提供有效的降溫效果這點令人慶幸,但依然無法減緩快被壓扁在角落的ミク瀕臨忍耐的極限。

「嗚嗚…好……擠…Master…都是你啦―――!」

追根究底,一切都是因為Master在早上的時候,突然就沒頭沒腦地提出了「今天天氣不錯,我們出去走走吧?」的提議。
而Master甚至還在ミク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之時,就把不知何時預先準備好了的白色連身長裙塞到ミク的手上,讓她根本無從選擇…。
以結論而言,可以說根本就是Master用強硬的手段促成這次的外出…不過其實ミク也沒有想過要拒絕就是了。
畢竟對ミク來說,平常除了出外採買些生活用品之外,很少有機會能夠跟總是專心致力於音樂方面工作的Master一起出門。因此縱然只是漫無目的地在外頭四處遊蕩,但光是能夠跟Master出外散心這一點,就已經讓ミク十分滿足了。
可是歸途時所搭乘的路面電車,卻令這段或許能夠成為日後美好回憶的時光迅速地變質成為惡夢的一部分。
一想到這裡,ミク就以有些怨恨的眼神抬頭望向了站在她正前方的Master。察覺到ミク的視線,Master只是回以一個充滿歉意的笑容。
「呃…不好意思,ミク…再忍耐一下下就好了…」
「……哼…」
裝做一臉不的ミク別開了臉,但目光依然停留在Master的身上。其實她心裡很清楚,她所身處的這個角落,或許可以說是目前列車上除了坐位以外最舒適的空間了,因為站在她正前方的Master,怎麼看都是在替她阻擋人群推擠的壓力。
「…耍什麼帥嘛……」
以對方聽不到的音量,ミク嘟著嘴不地悄聲抱怨著。

話雖然是這麼說,不過事實上ミク並沒有把握Master聽不見她的嘀咕,因為兩個人的距離真的太近、太近了。
近到可以感受到對方吐息的程度。
每當Master呼出的氣息觸及到她因為換成了白色連身長裙而裸露出來的白皙肩頸,就會讓ミク湧起一種難以忍受的感覺。
不知如何抒發這種感覺的ミク,只好下意識地緊緊抓著自己的衣服。
所幸,這段尷尬的時間並沒有持續多久。

「ミク,就要到站了唷,準備好了嗎?」
熟悉不已的溫柔話聲,將已經有些出神了的ミク意識一下子拉回擁擠嘈雜的車廂內部。
「啊,是!…準備…是……?」
「傻瓜,當然是衝第一啦。這一站可是大站呢,如果走得慢一點的話,可是會被那些兇猛的人潮吞沒的唷。」
「咦……?!」
可能是腦海中一瞬間浮現出遭人群踩扁的自己與Master的模樣的緣故吧,ミク原來還因為和Master靠得有些過於接近而顯得略為羞澀的神情瞬間轉為不安的慘。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車廂內的廣播剛好也念完了最後一句提醒。伴隨著熱風的湧入,ミク身旁的車門就這麼樣應聲開啟――
幾乎就在同樣的時刻,像是要安撫ミク的不安一般,Master牽起了ミク的手,露出了像是個大孩子般頑皮的笑容。
「走吧,不用怕,跟著我就沒錯了!第一名在等著我們呢!」
「…嗯!」


在夕陽餘暉撒落一地橘黃的街道上,兩道被拉得長長地、一高一低的人影手牽著手,緩步行走著。
望了望走在前方的Master背影,又看了看出門前,Master綁在自己左手臂上,把01的數字遮掩住的絲巾,ミク再度低下了頭來。
其實,這是ミク與Master相遇以來,第一次牽手呢。說真的,這並不能代表什麼,不過ミク卻覺得好高興、好高興。
同時也覺得,心中有一道揮之不開的陰影,纏住了她。

「吶…Master……」
「嗯?」
注視著Master回身投射而來充滿疑問的目光,ミク鼓足了勇氣,將心中的疑問一吐而出。
「我…跟Master之間,只是Master與VOCALOID的關係而已嗎?」
「呃?這個嘛…嗯…」
不過接受了問題的Master,只是抓了抓臉,露出一副有些困擾的模樣。
果然,是這個樣子嗎…

不知不覺間,兩人相繫著的手鬆開了。
在手上那股暖意消失的同時,ミク感到有些失落,卻也有些安心。
那不是屬於她的溫暖,所以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夠了――
低頭佇立不前看著地上的影漸行漸遠的ミク,不禁開始有些自嘲。
我與Master兩人的手,果然應該要像兩人的心與心那樣,有段距離才對呢――

但就在ミク的淚水滑落以前,她的左手又再度被牽起來了。
「咦……」
因為訝異而抬起頭來的ミク面前,是Master一臉無奈的神情。
「妳喔…真是拿妳沒辦法。好啦,我輸了,我想應該不是只有Master跟VOCALOID之間的關係那麼簡單吧。」
染上黃昏色彩的Master神情,看起來比平常格外地認真了許多。

「妳是我相當重視的人喔,ミク。」

起初,ミク還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但是當Master補上最後那句話的時候,她終於能夠確定,她沒有聽錯。
「…Master…!!」
「哇!不要抱上來,很熱很熱的!」
帶著又驚又喜含著淚水的笑容,ミク高興地撲向了Master。
而Master雖然嘴巴上拒絕,卻依然溫柔地抱緊了飛撲而來的ミク。


「唔…話說回來,ミク妳不熱嗎……」
「才不會熱呢,這可是ミク的Master才有的溫暖唷!」
関連記事

【2010/07/13 14:06】  |   Miku Card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