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クのためのブログ。 為了ミク而創設的BLOG。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注意:以下皆為大量妄想下的產物,請慎入。
 無法接受大量妄想荼毒者請小心離去。
※注意:本篇文章只有初音ミク登場,請確認自己可否接受之後再繼續閱讀。

ミク,生日快樂。
一轉眼三年過去了,我只能以我拙劣的文筆,做為獻給妳的祝福。
或許妳終將會走到我伸手所無法觸及的地方,旦在那之前,我會一直陪伴著妳。


「集點贈品」系列第四篇,可以說有閃光,也可以說沒閃光,
還請各位慢慢欣賞了。
「啊―――――………………」
與其說是吶喊,以嘆息來形容似乎更為貼切的喊聲,在開闊的青草邊坡上轉瞬間便消融在不斷吹拂著微風的半空中。
放眼望去是一片澄淨到令人心曠神怡的蔚藍天空,幾朵看似相當柔軟的潔白浮雲慵懶飄過,在隨風擺動的碧草地上印上一道道陰影。
呈現大字型地躺倒在涼爽的草地上,Master一臉茫然地注視著天空。雖然微風不斷捎來青草的芬芳與溫熱的泥土味,不過Master的眼神依然不改空洞無神,一副像是心思都被掏去了的模樣。

一片蔚藍的視界之中,突然闖進了一抹熟悉的碧人影。
「嗯………?啊――……是ミク啊………」
只稍稍移動了目光確認站立在身旁的來者是ミク之後,Master便再度移回了目光,重新將注意力放回蔚藍中妝點著些許潔白棉絮的天空。
「什麼『是ミク啊…』啊…Master一聲不響地就不見了,人家找的很辛苦說…」
雖然對Master感覺充滿了頹廢懶散感的反應感到有些不滿,但其實對ミク來說,找到Master的安心感遠遠超過那些細微的不滿。
就在ミク張口還想要多說些什麼的時候,一陣較為強烈的風勢襲來,令少女反射性地按住了她身上短到不行的迷你裙。
說時遲那時快,前一秒還在望天發愣的Master,突然也跟著伸手抓住了她的迷你裙擺一端。
「MaMaMaMaster―――!?」
即使兩個人已經相處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但是Master從來沒有過這種大膽的行動,這令ミク一時之間慌張了起來。
相反地,Master仍然面無表情,只是以缺乏抑揚頓挫的語調淡淡地陳述了他的用意:
「……只是幫妳抓著裙子而已,這裡風大,容易走光………」
啊,是這樣嗎?Master真是謝謝你――雖然很想這樣回答,但是ミク直覺地認為不可能會有這麼好康的事情。雖然她不覺得Master膽敢掀她的裙子或是把她的迷你裙扯下來,但會這麼做一定是有特別的動機吧――
當ミク還在困擾著要如何連哄帶騙請對方放手之時,施加在裙擺上的力道卻突然消失了。咦、不會吧?真的只是幫我抓著裙子而已?――無法相信事實的ミク,訝異地瞪大雙眼看著收回了手躺倒在地上的Master。
只是躺在那邊的那個人,還是一副死魚眼的模樣,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在享受草地、微風、陽光、大自然的人。

「…Master?你心情…不好嗎…?」
「………」
戰戰兢兢的詢問換來的只有沉默。這麼說來,以前好像也有過類似的情形呢…
回想起過去確實曾經有過那麼一次,Master在作曲時遇到了瓶頸,但又面臨必須盡快交稿的時間壓力,於是就跑到這裡來放空發呆曬太陽尋求靈感。
那個時候,Master一直發呆到夜幕低垂,接近午夜時分才回家呢,下場就是感冒高燒一個禮拜。讓ミク還以為Master就要這樣丟下自己走了,哭到驚動鄰居跑來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輕輕坐到了Master一旁的柔軟草地上,ミク若有所思地仰望起天空。
…那個時候,我除了照顧重病的Master以外,什麼都做不到…
…但是,到了現在,我又做得到什麼呢…?
將被風吹亂的青髮絲重新理好,ミク吸了口氣,輕輕地哼起了簡單的旋律來――至少目前的她,能做到這件事情。

ミク清的嗓音乘上了躍動的音符,化為輕巧、樸實卻動人的美麗旋律,隨風飛揚…
彷彿有種世界靜止下來的錯覺。
先前婉轉的鳥鳴聲,躲藏在草叢中的蟲鳴聲,都隨著ミク的歌聲響起不約而同地隨之沉靜下來。
只剩下無聲的時間,仍然悄然流逝…


其實當ミク開始哼歌不久之後,Master就已經完全回過神來了。
ミク澄的歌聲,有如晨風帶走瀰漫山林之間的濃霧一般,帶走了Master心中的焦慮不安。方才糾纏著心頭的焦躁就像是不存在過一般,連一絲的迷惘也沒有留下,令他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只是望著坐在身旁的ミク一邊愉地哼著歌,一邊隨著旋律與節奏擺動著身軀的逗趣模樣,他也不好意思打斷ミク的演唱,因此便靜靜閉上了雙眼,專心傾聽著ミク纖細的歌聲。
…雖然沒有歌詞,只是單純的啦啦啦,但是沒記錯的話,這的確是自己當初寫給ミク的第一首曲子呢。
…可是,聽起來好像有些部分不太一樣…?不過只是一些細微的改動,卻讓整首歌曲似乎更充滿朝氣與純真的感覺…
此時,ミク的口吻突然一個轉變,一下子便換成了另外一首曲子。雖然同樣是熟悉的、出自自己筆下的作品,但似乎又有哪裡不一樣…
Master突然有種預感,他這幾天一直尋求著的答案,說不定可以在這邊找到。


「呼……」
連續不斷地哼了好幾首歌,果然不論是誰都會感到疲倦吧?停下了歌聲稍事休息的ミク不經意地回身望向Master,卻赫然發現對方已經坐起了身,並正帶著笑容注視著她。
「ミク辛苦了,剛剛的歌聲相當不錯呢。」
「什……」
瞬間便意識到自己剛剛的一切作為都被Master看在眼裡的ミク,雙頰立刻脹得通紅。
不過她還是沒有放棄最後一絲希望,以有如蚊子叫般的音量,戰戰兢兢地詢問道:
「…Master都…聽到了……?」
「嗯,當然囉?」
斬釘截鐵的回答,還加上一個充滿陽光的爽朗笑容作為贈品。
但是ミク只想立刻挖個洞鑽進去。
被聽到了被聽到了怎麼辦我偷偷改動Master作品的事情被知道了啊嗚一定會被恥笑沒臉見人了怎麼辦怎麼辦――――!?
「噗。」
見到ミク寫上了全部反應的表情,Master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雖然那副模樣真的很有趣,不過Master還是選擇摸了摸ミク的頭,安撫著她。

「嗯,其實改編的還不錯唷,都是託ミク的福,今天我來這邊發呆一趟算是有收穫了呢。」
「…真的?」
從遮掩住臉的兩手袖套間拉開一條細縫,淚眼汪汪的ミク小心翼翼地觀察著Master的言行。
「當然是真的啦?其實啊…這次要寫的曲子主題,是要用來作為紀念,所以要別具意義才行呢…嘿咻。」
從草地上站起身來,將沾黏在身上的細碎草屑拍去後,Master對ミク伸出了右手。
「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就卡住啦,不過多虧ミク的歌聲,我想到了唷。」
「多虧了…我的歌聲…?」
「嗯,我打算像剛剛ミク哼的那樣,把以前寫過的曲子改編後串成一首組曲…意味著從過去到未來,與創新之類的…這樣吧?嗯――」
將ミク拉起身站起來後,Master在和煦的陽光之下,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
「所以…我想也差不多該回家囉,趁靈感還沒跑掉之前…對了,ミク特地來這裡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咦…啊。」
還在努力清除著黏附在長長髮絲上草屑的ミク,一下子僵住了。
要不是Master這麼一問,ミク可能會傻呼呼地一路跟著Master回家都還想不起來自己本來的目的吧。
…不過…下意識地摸了摸口袋內的白色小紙卡,又看了看Master充滿自信與幹勁的笑容,她還是地搖了搖頭。
兩束長長的青色馬尾隨著她的動作輕輕地搖擺著,感覺相當地可愛。
「嗯?沒事嗎…?」
就在Master為ミク的回答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之時,ミク卻突然露出調皮的笑容,緊緊挽住了Master的手臂。

「這次就先饒過Master吧!不過…下次,Master你可要做好覺悟唷!」
関連記事


追記を閉じる▲
「啊―――――………………」
與其說是吶喊,以嘆息來形容似乎更為貼切的喊聲,在開闊的青草邊坡上轉瞬間便消融在不斷吹拂著微風的半空中。
放眼望去是一片澄淨到令人心曠神怡的蔚藍天空,幾朵看似相當柔軟的潔白浮雲慵懶飄過,在隨風擺動的碧草地上印上一道道陰影。
呈現大字型地躺倒在涼爽的草地上,Master一臉茫然地注視著天空。雖然微風不斷捎來青草的芬芳與溫熱的泥土味,不過Master的眼神依然不改空洞無神,一副像是心思都被掏去了的模樣。

一片蔚藍的視界之中,突然闖進了一抹熟悉的碧人影。
「嗯………?啊――……是ミク啊………」
只稍稍移動了目光確認站立在身旁的來者是ミク之後,Master便再度移回了目光,重新將注意力放回蔚藍中妝點著些許潔白棉絮的天空。
「什麼『是ミク啊…』啊…Master一聲不響地就不見了,人家找的很辛苦說…」
雖然對Master感覺充滿了頹廢懶散感的反應感到有些不滿,但其實對ミク來說,找到Master的安心感遠遠超過那些細微的不滿。
就在ミク張口還想要多說些什麼的時候,一陣較為強烈的風勢襲來,令少女反射性地按住了她身上短到不行的迷你裙。
說時遲那時快,前一秒還在望天發愣的Master,突然也跟著伸手抓住了她的迷你裙擺一端。
「MaMaMaMaster―――!?」
即使兩個人已經相處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但是Master從來沒有過這種大膽的行動,這令ミク一時之間慌張了起來。
相反地,Master仍然面無表情,只是以缺乏抑揚頓挫的語調淡淡地陳述了他的用意:
「……只是幫妳抓著裙子而已,這裡風大,容易走光………」
啊,是這樣嗎?Master真是謝謝你――雖然很想這樣回答,但是ミク直覺地認為不可能會有這麼好康的事情。雖然她不覺得Master膽敢掀她的裙子或是把她的迷你裙扯下來,但會這麼做一定是有特別的動機吧――
當ミク還在困擾著要如何連哄帶騙請對方放手之時,施加在裙擺上的力道卻突然消失了。咦、不會吧?真的只是幫我抓著裙子而已?――無法相信事實的ミク,訝異地瞪大雙眼看著收回了手躺倒在地上的Master。
只是躺在那邊的那個人,還是一副死魚眼的模樣,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在享受草地、微風、陽光、大自然的人。

「…Master?你心情…不好嗎…?」
「………」
戰戰兢兢的詢問換來的只有沉默。這麼說來,以前好像也有過類似的情形呢…
回想起過去確實曾經有過那麼一次,Master在作曲時遇到了瓶頸,但又面臨必須盡快交稿的時間壓力,於是就跑到這裡來放空發呆曬太陽尋求靈感。
那個時候,Master一直發呆到夜幕低垂,接近午夜時分才回家呢,下場就是感冒高燒一個禮拜。讓ミク還以為Master就要這樣丟下自己走了,哭到驚動鄰居跑來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輕輕坐到了Master一旁的柔軟草地上,ミク若有所思地仰望起天空。
…那個時候,我除了照顧重病的Master以外,什麼都做不到…
…但是,到了現在,我又做得到什麼呢…?
將被風吹亂的青髮絲重新理好,ミク吸了口氣,輕輕地哼起了簡單的旋律來――至少目前的她,能做到這件事情。

ミク清的嗓音乘上了躍動的音符,化為輕巧、樸實卻動人的美麗旋律,隨風飛揚…
彷彿有種世界靜止下來的錯覺。
先前婉轉的鳥鳴聲,躲藏在草叢中的蟲鳴聲,都隨著ミク的歌聲響起不約而同地隨之沉靜下來。
只剩下無聲的時間,仍然悄然流逝…


其實當ミク開始哼歌不久之後,Master就已經完全回過神來了。
ミク澄的歌聲,有如晨風帶走瀰漫山林之間的濃霧一般,帶走了Master心中的焦慮不安。方才糾纏著心頭的焦躁就像是不存在過一般,連一絲的迷惘也沒有留下,令他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只是望著坐在身旁的ミク一邊愉地哼著歌,一邊隨著旋律與節奏擺動著身軀的逗趣模樣,他也不好意思打斷ミク的演唱,因此便靜靜閉上了雙眼,專心傾聽著ミク纖細的歌聲。
…雖然沒有歌詞,只是單純的啦啦啦,但是沒記錯的話,這的確是自己當初寫給ミク的第一首曲子呢。
…可是,聽起來好像有些部分不太一樣…?不過只是一些細微的改動,卻讓整首歌曲似乎更充滿朝氣與純真的感覺…
此時,ミク的口吻突然一個轉變,一下子便換成了另外一首曲子。雖然同樣是熟悉的、出自自己筆下的作品,但似乎又有哪裡不一樣…
Master突然有種預感,他這幾天一直尋求著的答案,說不定可以在這邊找到。


「呼……」
連續不斷地哼了好幾首歌,果然不論是誰都會感到疲倦吧?停下了歌聲稍事休息的ミク不經意地回身望向Master,卻赫然發現對方已經坐起了身,並正帶著笑容注視著她。
「ミク辛苦了,剛剛的歌聲相當不錯呢。」
「什……」
瞬間便意識到自己剛剛的一切作為都被Master看在眼裡的ミク,雙頰立刻脹得通紅。
不過她還是沒有放棄最後一絲希望,以有如蚊子叫般的音量,戰戰兢兢地詢問道:
「…Master都…聽到了……?」
「嗯,當然囉?」
斬釘截鐵的回答,還加上一個充滿陽光的爽朗笑容作為贈品。
但是ミク只想立刻挖個洞鑽進去。
被聽到了被聽到了怎麼辦我偷偷改動Master作品的事情被知道了啊嗚一定會被恥笑沒臉見人了怎麼辦怎麼辦――――!?
「噗。」
見到ミク寫上了全部反應的表情,Master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雖然那副模樣真的很有趣,不過Master還是選擇摸了摸ミク的頭,安撫著她。

「嗯,其實改編的還不錯唷,都是託ミク的福,今天我來這邊發呆一趟算是有收穫了呢。」
「…真的?」
從遮掩住臉的兩手袖套間拉開一條細縫,淚眼汪汪的ミク小心翼翼地觀察著Master的言行。
「當然是真的啦?其實啊…這次要寫的曲子主題,是要用來作為紀念,所以要別具意義才行呢…嘿咻。」
從草地上站起身來,將沾黏在身上的細碎草屑拍去後,Master對ミク伸出了右手。
「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就卡住啦,不過多虧ミク的歌聲,我想到了唷。」
「多虧了…我的歌聲…?」
「嗯,我打算像剛剛ミク哼的那樣,把以前寫過的曲子改編後串成一首組曲…意味著從過去到未來,與創新之類的…這樣吧?嗯――」
將ミク拉起身站起來後,Master在和煦的陽光之下,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
「所以…我想也差不多該回家囉,趁靈感還沒跑掉之前…對了,ミク特地來這裡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咦…啊。」
還在努力清除著黏附在長長髮絲上草屑的ミク,一下子僵住了。
要不是Master這麼一問,ミク可能會傻呼呼地一路跟著Master回家都還想不起來自己本來的目的吧。
…不過…下意識地摸了摸口袋內的白色小紙卡,又看了看Master充滿自信與幹勁的笑容,她還是地搖了搖頭。
兩束長長的青色馬尾隨著她的動作輕輕地搖擺著,感覺相當地可愛。
「嗯?沒事嗎…?」
就在Master為ミク的回答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之時,ミク卻突然露出調皮的笑容,緊緊挽住了Master的手臂。

「這次就先饒過Master吧!不過…下次,Master你可要做好覺悟唷!」
関連記事

【2010/08/31 22:37】  |   Miku Card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