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クのためのブログ。 為了ミク而創設的BLOG。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年前所發表的長篇小說序章別視點。
其實雖然同樣是在一年前就寫好了,不過因為今年沒有生出新東西所以拿來充數(爆

文中有提及不少關於世界觀的設定等等東西,可以的話還請各位慢慢欣賞了。

那麼以下本文。



―――素體構築完成,移行至全自律狀態。
那將我的意識自深沉的睡眠中喚醒,缺乏情感起伏與抑揚頓挫的話聲,至今我依然能夠鮮明地回想起來。

還記得自己睜開雙眼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深吸一口氣並展露出最燦爛的笑容,向「那個人」打聲招呼。
但那份期待和喜中又摻雜了點不安的心情,一下子便轉為滿滿的疑惑。
因為在自己的面前一個人都沒有。
無論如何環顧四週,能夠看見的永遠只有蔚藍的青空耀眼的陽光、遠方交錯的高架道路和水泥叢林、腳下河濱公園的廣草地,與在自己身前一臉無辜猛搖尾巴的牛頭梗。
不過那隻牛頭梗不久之後像是聽到了主人的呼喚般頭也不回地跑了開去,留下了完全無法理解情況的我一人愣在原地。
目送著牠漸行漸遠的背影,當時的我第一個浮現心中的念頭,應該是…羨慕吧?
「哼…不過只是沒有人迎接自己嘛…咦?還是該說是沒有人能夠迎接?唉呀那種事情怎麼樣都好啦!我才不會在意或是羨慕呢!」
雖然嘴巴上嘟囔著這種逞強的話,但是事實上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
那天,我一直在河濱公園徘徊到太陽西下,才放棄了「其實等等就會有人來迎接自己」的這種想法。

之後,在一些偶然的機緣下,我才知道自己這樣的情況被稱為W.V.,走失的VOCALOID。

使用者購入VOCALOID並將之啟動後,經過簡單的交流後訂下契約(認證),正式開始使用…這是一般的情形。
不論因為何種原因,當VOCALOID啟動時身邊並沒有「持有者」、即一般俗稱MASTER的人在場時,就會被稱為走失的VOCALOID。
在這樣的情況下,VOCALOID應該要自行發出信號,請求總公司來進行回收的動作。
但即使不採取那樣的措施,在缺乏認證的情況下活動超過十四天後,VOCALOID也會因為超過「試用期限」而強制進入休眠狀態,並自行通知總公司進行回收。

不過那種冷冰冰的條款什麼的我一點興趣都沒有。
不管知不知道那些事情,自己會採取的行動一定只有一個,而當時我也的確那麼做了沒錯――既然沒有MASTER,那麼就去找一個來吧。
趁著現在自己還是一個人很自由的時候,四處走走見識見識這個世界,然後再找個MASTER訂下契約吧!
坐在河濱公園中有些斑駁的長椅上,我一面以鞋跟在柏油路面上敲打出節拍並仰望著逐漸染上橙橘的天空,一面訂下了這般草率的計畫。
之後的事實證明,我在訂立計畫的時候應該更謹慎一點的…

十四天,樂觀一點的話甚至可以說成是半個月。雖然好像會是一段快樂的時光,但事實上最初的兩天幾乎就要了我的命。
仔細一想的話就會發現那是正常到不行的事情,一個身無分文又無依無靠的人在外頭四處遊蕩,撐不了幾天是當然的。
要不是恰好有好心的流浪漢叔叔指點,我可能已經變成路邊的廢棄不可燃垃圾也說不定了。
嗯…不過說是好心可能也有點過度美化了,其實他只是叫我去唱我的歌去,不要在那邊妨礙他翻垃圾桶而已。
總而言之,藉著簡單的街頭賣唱來獲得微薄的收入後,我的一人旅行終於能夠繼續下去。

可是,一個人雖然自由,卻一點都不快樂。
隨著演唱歌曲次數逐漸的加,就越會覺得心中有著什麼念頭不斷地萌生壯起來。
好想要演唱屬於自己的歌曲…而不是像這樣,一味地仿照著既存的他人歌曲。也好想要有人能夠陪伴著自己一起快樂地歌唱…
那個人,是不是就是被稱為MASTER的存在呢?

一旦產生了那樣子的想法之後,便怎麼樣都揮之不去了。
行走在街道上的時候,我的注意力停留在過往行人身上的時間相較於那些未曾見過的美麗景色,漸漸地越來越長。
總是不斷地在思考著,如果他是我的MASTER的話,兩人一起共度的未來會是怎麼樣的一幅光景呢…?
只是那些畢竟都只是一場夢。越是花費時間與心力去觀察人們,越會得出一個結論。
大多數的人們,都對VOCALOID抱持著一種敬而遠之,雖然不算非友善但也絕對不能說是親近的態度。
比如說有小孩子聽到我在哼歌,便嚷著大姐姐大姐姐好害踩著不穩的腳步跑過來時,父母往往會適時地將他們拉回身邊。
又或許是踏入某些店家的時候,店員們瞥見刻印在我左肩上的數字標記時,那深藏在眼神中數種情緒的變化糾結。
哼…像你們這些人,我才不屑讓你們當MASTER呢!

大概也是因為這種人見多了的緣故吧,當我遇見他的時候,反而一下子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才好了。

那是一個晴朗的冬天午後。
四處亂晃的我不經意地踏入了一個還算是靜謐的社區,大概是跑進了牠的勢力範圍了吧,冷不防地從某戶人家中衝出了一隻看似兇猛的惡犬,對著我狂吠。
那時候正巧我的心情也不是很好,雖然還不到當場跟牠對吼的程度,但還是很不地與牠對瞪了起來。
就在戰火一觸即發的時候――他出現了。
不過關於他是如何把狗趕走的,以及他是如何把圍巾圍到我身上的,我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或許是因為在這短短幾天的旅程之中,從來沒有人對我伸出援手過的緣故吧,我陷入了輕微的混亂之中。當我好不容易把思緒中成堆的「為什麼、怎麼可能」驅趕到腦海一角的時候,他的背影早就已在數個街頭之外逐漸淡薄了。
…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可以成為我的MASTER也說不一定。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預感,但我還是下定了決心,追向了那個背影…

或許,這樣的決定將來會令我感到失望。但是我知道,如果在這當下不採取什麼行動的話,將來的我一定會更加後悔…
関連記事


追記を閉じる▲



―――素體構築完成,移行至全自律狀態。
那將我的意識自深沉的睡眠中喚醒,缺乏情感起伏與抑揚頓挫的話聲,至今我依然能夠鮮明地回想起來。

還記得自己睜開雙眼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深吸一口氣並展露出最燦爛的笑容,向「那個人」打聲招呼。
但那份期待和喜中又摻雜了點不安的心情,一下子便轉為滿滿的疑惑。
因為在自己的面前一個人都沒有。
無論如何環顧四週,能夠看見的永遠只有蔚藍的青空耀眼的陽光、遠方交錯的高架道路和水泥叢林、腳下河濱公園的廣草地,與在自己身前一臉無辜猛搖尾巴的牛頭梗。
不過那隻牛頭梗不久之後像是聽到了主人的呼喚般頭也不回地跑了開去,留下了完全無法理解情況的我一人愣在原地。
目送著牠漸行漸遠的背影,當時的我第一個浮現心中的念頭,應該是…羨慕吧?
「哼…不過只是沒有人迎接自己嘛…咦?還是該說是沒有人能夠迎接?唉呀那種事情怎麼樣都好啦!我才不會在意或是羨慕呢!」
雖然嘴巴上嘟囔著這種逞強的話,但是事實上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
那天,我一直在河濱公園徘徊到太陽西下,才放棄了「其實等等就會有人來迎接自己」的這種想法。

之後,在一些偶然的機緣下,我才知道自己這樣的情況被稱為W.V.,走失的VOCALOID。

使用者購入VOCALOID並將之啟動後,經過簡單的交流後訂下契約(認證),正式開始使用…這是一般的情形。
不論因為何種原因,當VOCALOID啟動時身邊並沒有「持有者」、即一般俗稱MASTER的人在場時,就會被稱為走失的VOCALOID。
在這樣的情況下,VOCALOID應該要自行發出信號,請求總公司來進行回收的動作。
但即使不採取那樣的措施,在缺乏認證的情況下活動超過十四天後,VOCALOID也會因為超過「試用期限」而強制進入休眠狀態,並自行通知總公司進行回收。

不過那種冷冰冰的條款什麼的我一點興趣都沒有。
不管知不知道那些事情,自己會採取的行動一定只有一個,而當時我也的確那麼做了沒錯――既然沒有MASTER,那麼就去找一個來吧。
趁著現在自己還是一個人很自由的時候,四處走走見識見識這個世界,然後再找個MASTER訂下契約吧!
坐在河濱公園中有些斑駁的長椅上,我一面以鞋跟在柏油路面上敲打出節拍並仰望著逐漸染上橙橘的天空,一面訂下了這般草率的計畫。
之後的事實證明,我在訂立計畫的時候應該更謹慎一點的…

十四天,樂觀一點的話甚至可以說成是半個月。雖然好像會是一段快樂的時光,但事實上最初的兩天幾乎就要了我的命。
仔細一想的話就會發現那是正常到不行的事情,一個身無分文又無依無靠的人在外頭四處遊蕩,撐不了幾天是當然的。
要不是恰好有好心的流浪漢叔叔指點,我可能已經變成路邊的廢棄不可燃垃圾也說不定了。
嗯…不過說是好心可能也有點過度美化了,其實他只是叫我去唱我的歌去,不要在那邊妨礙他翻垃圾桶而已。
總而言之,藉著簡單的街頭賣唱來獲得微薄的收入後,我的一人旅行終於能夠繼續下去。

可是,一個人雖然自由,卻一點都不快樂。
隨著演唱歌曲次數逐漸的加,就越會覺得心中有著什麼念頭不斷地萌生壯起來。
好想要演唱屬於自己的歌曲…而不是像這樣,一味地仿照著既存的他人歌曲。也好想要有人能夠陪伴著自己一起快樂地歌唱…
那個人,是不是就是被稱為MASTER的存在呢?

一旦產生了那樣子的想法之後,便怎麼樣都揮之不去了。
行走在街道上的時候,我的注意力停留在過往行人身上的時間相較於那些未曾見過的美麗景色,漸漸地越來越長。
總是不斷地在思考著,如果他是我的MASTER的話,兩人一起共度的未來會是怎麼樣的一幅光景呢…?
只是那些畢竟都只是一場夢。越是花費時間與心力去觀察人們,越會得出一個結論。
大多數的人們,都對VOCALOID抱持著一種敬而遠之,雖然不算非友善但也絕對不能說是親近的態度。
比如說有小孩子聽到我在哼歌,便嚷著大姐姐大姐姐好害踩著不穩的腳步跑過來時,父母往往會適時地將他們拉回身邊。
又或許是踏入某些店家的時候,店員們瞥見刻印在我左肩上的數字標記時,那深藏在眼神中數種情緒的變化糾結。
哼…像你們這些人,我才不屑讓你們當MASTER呢!

大概也是因為這種人見多了的緣故吧,當我遇見他的時候,反而一下子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才好了。

那是一個晴朗的冬天午後。
四處亂晃的我不經意地踏入了一個還算是靜謐的社區,大概是跑進了牠的勢力範圍了吧,冷不防地從某戶人家中衝出了一隻看似兇猛的惡犬,對著我狂吠。
那時候正巧我的心情也不是很好,雖然還不到當場跟牠對吼的程度,但還是很不地與牠對瞪了起來。
就在戰火一觸即發的時候――他出現了。
不過關於他是如何把狗趕走的,以及他是如何把圍巾圍到我身上的,我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或許是因為在這短短幾天的旅程之中,從來沒有人對我伸出援手過的緣故吧,我陷入了輕微的混亂之中。當我好不容易把思緒中成堆的「為什麼、怎麼可能」驅趕到腦海一角的時候,他的背影早就已在數個街頭之外逐漸淡薄了。
…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可以成為我的MASTER也說不一定。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預感,但我還是下定了決心,追向了那個背影…

或許,這樣的決定將來會令我感到失望。但是我知道,如果在這當下不採取什麼行動的話,將來的我一定會更加後悔…
関連記事

FC2blog テーマ:初音ミク - ジャンル:音楽

【2011/03/09 23:57】  |   那是,以約定為名的,羈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